碎語

記得風涼,忘了水的熱度。

光散落像鱗片輕輕貼著她的笑意。發著光的臉容,帶著笑的舞曲。我們在台下踏著拍子,記得花開時細細的撕裂的聲音,忘了離去時別要讓大門重重關上,驚醒睡夢中的人。聽見手指骨節敲打出的樂章,忘了把往年的留言刪除,騰出新的記憶體,裝載負荷過重的幻想。

彷彿伸手可及的肩膀,伸手可及襯衣上的摺痕,未及拈起黏附的黑髮,長的短的,筆直的彎曲的,甜的苦澀的,燦爛的萎靡的。沒有人一定認得來時的路,總有人以為,至少認得回去的分岔,未知將導向新的缺口。星座塔羅鬼神問卜。未知,將導向新的缺口。

在缺口上栽花,回頭,竟已是百年。

***

跟朋友一同去看潘迪華的演出,中途,拿出筆記簿來記下片語,夜裡回到家中,無眠,直到把上面的都寫出來,才安穩睡去。如像一種癖好心癮,突然發作,不由自主。從前會害怕旁人的目光,如今我在意的只有文字本身。(被文字駕馭,或是駕馭它,兩種角色互為作用。睡在床上,或是躺著好裝飾被褥,有時我真的無法分辨清楚。)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