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卻重要的事情

路邊有書

跟他同往中環的奧林比亞接臣咖啡去買咖啡粉,進店裡,跟店家打招呼,伯伯精神奕奕的跟他招手,彷彿是熟朋友一樣,他跟伯伯介紹說,今天帶女朋友來買咖啡粉,伯伯問我愛喝那一款,我於是選了平常喝的其中一款,另外要了一個新的。店裡滿溢咖啡香,我貪婪地深深的吸氣,然後四處張望。店面的地方不大,只有簡單的器具,看著那些古老的機械與用具,聽著他跟伯伯聊天,感覺彷彿我們正在旅行中。

店裡這天除了伯伯,還有位年青人,我猜是伯伯的兒子吧,他替我們把炒好的咖啡豆拿去磨研成粉,裝進膠袋裡,伯伯看了看,以責備的語氣著他要把磨豆機出口處黏著的粉末抖落,「你睇!仲有咁多晌度!」,年青人不多話,加快手腳把黏附的咖啡粉抖落袋中。我想,他們要不是父子,就是師徒吧。一時間,彷彿回到了一個老舊的年代,在充滿咖啡香的小店裡。

我們帶著咖啡粉離開,順著年青人的指示,往歌賦街去。

在斜道上走著時,瞥見路旁有個滿滿的袋子,袋口露出了亦舒的《紫微願》。好奇了,我拉著他去翻,裡面裝滿的都是書,我翻出一本《朝花夕拾》,撿來放進背包裡,帶回家去。我們牽著手同行,許久沒有在街上亂檢過甚麼,撿到書,是多久以前的事了。記得小時候住在公共屋村,也撿過人家丟在路旁的唱片與卡式帶。朋友之中,有人在路旁撿到椅子與書桌,我是很少遇上寶物的人,這天遇上這書,覺是緣份,便帶著它走。難得他沒說甚麼,隨便我撿破爛去。

我們順著斜道走,到了嘉咸街,轉入街市,再拐個彎,便到了歌賦街,去吃九記牛腩。伯伯說街口的牛記更好,我沒嚐過九記,還是決定先試一下,下次再試牛記好了。點了牛腩河,已經是下午四時許,我們都餓了,把牛腩河粉連湯一併吞下,我不是會吃的人,只知道九記名氣大,不知道是不是如伯伯說的,不比三十年前好了,卻也吃得滿足。

吃過了午餐,便跑到對面的排檔去吃甜點。我們各自點了咖啡奶茶跟一份檸蜜脆脆。那脆脆是值得等待的,我不吃牛油不吃奶,只能吃最簡單的蜜糖加檸汁,新鮮烘好的麵包帶脆而香口,添上檸蜜,甜度剛剛好。吃過一次以後,便會一直記掛著想要再吃。

填飽肚子,他說,可以隨處走走。我想起網友提及在嘉咸街市有個賣舊杯碟的婆婆,上一次沒遇上,這天決定再去尋訪,轉了幾圈,卻也沒看見。沒遇上舊杯碟,卻讓我遇上兩個舊衣箱。就擱在路旁一堆紙皮旁邊,一大一小,舊式的樟木衣箱,上前打開來看看,不肯定是不是樟木做的,卻見衣箱仍舊完好,於是四處尋找它們的主人。問明了旁邊垃圾站的工人,他說那是一位婆婆撿來的,著我們找婆婆去。我們在附近繞圈子,又守在衣箱旁等待,卻沒看到工人口中說的那位穿短袖上衣的婆婆。在差不多要放棄的時候,看見對面街有位婆婆正在撿拾雜貨店外的紙皮,我想,可能是她了,於是他跑上前去,跟對方說明狀況,婆婆一臉冷峻來到我們跟前,我們說明想把衣箱買下,婆婆斜睨著我,問我要開價多少。這倒是把我難倒了,議價這回事,我從不在行。這重任自又落到他身上去,他們來回兩次,就訂好了價錢。於是,我終於擁有了一直想擁有的一個木衣箱。他說,可以把你做手作的材料都放進去。

帶著衣箱到廿九几去暫存,再出發往同事的生日宴,途中經過afwally chocolate,終於吃到我嚷著要試的雪糕。邊吃著邊往山道上走,然後是嘻笑、拍照、吃酒。 一天,差不多就這樣完結了。

很久沒有這樣好好地過一天。好像每走過一個街口,就有一段小奇遇,我們牽著手同行,隨時遇上小貓,隨時遇上有趣的小事情,隨時遇上喜歡的物事。我想把這些都記下來,我想把我微小的快樂都記下來,免我善忘。這所有,雖曰微小,於我卻是重要而珍貴的時刻。

廣告

7 thoughts on “微小卻重要的事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