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關於憤怒

來自的一篇文章︰關於憤怒

請細讀。

01.
一萬人是多少呢?最多學生的學期,我曾教過二百四十人,那個數目對我來說便有個形象,遠遠看過去,心中粗略估量。教過書的都知道,二百四十個學生,就是二 百四十個不同的人。有的愛鬧,有的不作聲,有的囂張,有的活潑。偶然,會有一兩個作弊。總是有的,你當過學生也曉得吧。失望歸失望,我不會說「學生」都是 不誠實的。道理很簡單,一兩個,又怎能代表二百四十個。
一萬人當中,有十數個做出某些行為,你看不過眼,我明白,但不能夠說,「他們」「示威者」全部有問題。

02.
昨夜想起WTO,當時香港警方也拘捕了一些來港示威的韓農。後來李英愛也寫信到港府代為求情。
我是同情的,農民吃的苦頭我沒嘗過,但我願意去瞭解他們憤怒的背後。
我問自己,是否總是袒護某一方呢?假如我希望別人也有同理心,我能否也嘗試理解另一方?

03.
慈悲源於理解。一旦對生氣的對象有了理解,便無法再生氣了。一行禪師教的。
我理解前線的警員。我理解受交通阻塞影響的司機乘客。我理解指責的聲音。我理解憤怒的年輕人。我理解在場的示威者。我理解不在場的在家乾著急的朋友。我理解忿忿不平的記者。我理解以上所有人的家人。
其實我是在嘗試,但這個念頭很重要。
無論你站在哪一方哪個位置,我希望你嘗試用理解取代憤怒。

04.
即使是作弊的學生又如何呢?作出適當公平的處分之後,我還是會原諒還是會包容,七十個七次。還需要原因麼?在我眼裡,沒有。

05.
非常非常害怕暴力。連港產電影裡面的打鬥場面也要掩面避開。但我知道有時候,一個人的自我可以完全被憤怒騎劫,做出可怕的暴力行為。假如我跟他有著相同的 處境,假如我的成長跟他一模一樣,說不定我也會作出相同的反應?這個念頭,可以生成慈悲的理解,也可以生成一種莫名的恐懼,叫人非得大力斥責、以安慰自己 有可能跟他一樣的恐懼。
「他者化」不只是課堂上的筆記,是我們在社會上慣用的手勢。
那我又何必奢求理解?

06.
那天又重遇德蘭修女這篇「情書」:

Honesty and frankness make you vulnerable. Be honest and frank anyway.
If you are kind, people may accuse you of selfish, ulterior motives. Be kind anyway.
If you are successful, you will win some unfaithful friends and some genuine enemies. Succeed anyway.
If you find serenity and happiness, some may be jealous. Be happy anyway.
If you are honest and sincere, people may deceive you. Be honest and sincere anyway.
If people are illogical, unreasonable, and self-centered. Love them anyway.
The good you do today will be forgotten tomorrow. Do good anyway.
Give the world the best you have and you may get hurt. Give the world your best anyway.
– Mother Theresa

07.
我不願意被絕望和憤怒控制而不得自由。
我的零碎筆記,其實是我面對和照顧自己負面情緒的一種方式。要「以溫柔接納自己的憤怒」,讓我緊記。

***

星期五,我在晚上7時跟朋友會合,往立法會去。出發以前,我花了好些時間細讀各樣文章,關於支持興建高鐵,跟反對是次撥款的資料,也粗略看過,無法全部鉅細無遺的讀完,我不是議會內的議員,專職認識了解香港各個建設項目的細節,只能在工餘的時間,猛吞,猛看。

為什麼要關心這次高鐵事件,為什麼我反對興建,因為我看過各項資料以後,發現政府的不義。整個項目,耗費巨大,如果以納稅人口計算,每名納稅人大概要負出5萬多元的稅款來建這條高鐵,建高鐵將帶來怎樣的經濟效益?官員一直說,不建,就無發展,不建,就要被邊緣化。但這不是我要的香港,這或許是某些人想要的香港吧,但不是我要的。這樣興建高鐵,能否帶來政府預算中的巨大利益,是一個疑問,對我來說,更大的疑問是,值得嗎?巨額、拆毀別人的家園、無法承諾到底可以為建築工人製造就業機會。最大利益的到底又是誰?一次又一次的大型建設項目,彷彿只為了地產發展。高樓價高地價的經濟發展模式,我已經非常厭倦,非常討厭。

為什麼一定要這樣走下去呢?反對興建高鐵,不等如反對發展,只是反對這樣的發展模式。支持高鐵興建,必須非常樂觀,才能站得住腳。因為眼前太多資料,會叫人擔心,除非你從一開始,便沒有細看過正反雙方提供的理據。只是聽見口號,便真心相信。

反對者一開始便注定失敗,有人並不知道,有人知道,於是說,你們抗議也沒用,不如早點回家咪搞事,可是我不能,我不能。我承認我太遲才了解這個立法會的構成,我太遲才開始關心這所有規則,許多事情或者已無法挽回了,但我從今天開始認識,總比我繼續不去面對好吧。(我如此安慰自己)

身在立法會外,聽著直播。我好想高聲呼喊的是,不要出賣我們。一次又一次的出賣。

激動的形式有許多,我很感激楚寫的那一篇。我內心非常憤怒,也感到絕望,我的憤怒沒有讓我走到立法會外去,跟警察發生衝突,但其實那憤怒,足以讓我衝入立會之內,只是我沒有這樣做,因為這非我的個性,我也不要給任何人借口說示威反對人士不理智、沒禮貌。但我明白那些憤怒,也明白那些舉動。我同時為警察擔心,他們也是人,他們也會憤怒。警察跟示威者看似對立,其實不然。記者跟示威者亦一樣,並非對立面。

好多人說,要傳開去,要讓別人看清楚示威者的真面目。如果聽見這種說法時,不如也請看看其他溫和的示威者。反之亦然。以偏概全的做法太容易,我們要在這個地方,時刻保持清醒,需要耗費更多氣力。但是,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那麼多,就再也走不回去那溫暖無憂我甚麼也不關心不知道的洞穴了,知道了善與惡,便更想要清醒地判辨是與非。不要分化、不要對立,朋友的話提醒著我,憤怒以後,我們還有更長的路要走,先去認識,你對政治沒有興趣,可是你至少得要了解一下,你身處這片地方,正在發生何事。

我想,這是我的覺醒。然而,這一切也不容易。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