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案

親愛的,我總以為生活的步伐被太多事左右,無法按自己的步速而行。我們天天上班、下班、跟戀人相聚、與家人共處、和朋友見面吃喝玩樂,偶爾我們出走他方,玩幾天,以為終於逃離那可怕的既定的軌跡,可是也會有無法逃脫的時間。過累的身體無法快樂地跳起,過多的憂慮與鬱積讓人無法盡情享受陽光。

我開始懷疑,我是不是走進了我給自己一手建起的死胡同裡邊了呢。困窘,沒有生氣,沒有甚麼事能讓我無憂地笑了,再沒有甚麼事能用盡全力氣力去期待,然後好好享受收成。我是不是,已經到了一個年紀,一個地步,笑臉上再也不會透著微熱,眼睛不會閃亮了,連快樂起來也感到困難。快樂好像離我很遠很遠。

我執意地想要放鬆的身體越繃越緊,大海湧動,我身在岸上。

隔著一層輕煙,聽見對面傳來的笑語。有一瞬間,我想哭,並且非常討厭這個看似陌生,卻再熟悉不過的自己。

工作走到樽頸,不知道要靠天份或是靠著熱誠,才能繼續努力下去。太多懷疑,太多自己給自己的壓力。太多負面的說話,太多討厭而難以改變的處境。我開始懷疑,要多樂觀,才能每天笑著發著熱發著光去應對每個人每件事。

愛我的人為我準備好乾淨的被舖,讓我放下行李箱以後,可以立即好好休息。可是我睡不著,眼淚一直流。無法入睡,無法休息,無法停止流淚。陷入冷靜卻瘋狂的狀態。

懷疑一旦開始,就難以完結它。尤其當我們開始懷疑自己。懷疑自己的能力,懷疑自己的熱心,懷疑自己到底是否夠善良,是否夠堅強,是否夠灑脫,是否有足夠的時間。

帶著一種說不出來的鬱抑,整個人彷彿活在一層啞然的霧裡,逼迫自己立即進入狀態,結果逼著,走進了死胡同。

她們跟我喝著酒,輕輕拉我的手,提醒我,我的存在。有些事情,我還是沒有找到答案。卻有人願意,給我比答案更重要更大的,讓我認清楚,我立在原地上時的樣子,我走路時的樣子。我失眠我生氣我逼著自己成長我討厭自己,我無法接受不夠成熟圓滑不能對我愛的人更好,我無法接受那個陷落的自己。她們卻張開雙手將我抱住。

原來不一定需要把每件事每個困頓解剖開來,原來不一定要用刀把自己剖開,原來即使我是如此不圓滿,如此不完美。我在她們當中的時候,缺失的部份,會被尋回。就在她們身上。

我再不需要一個答案,我有的,是愛。

廣告

4 thoughts on “答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