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賬

  • 上年的6月4日,我帶病上街了,跟認識多年的舊同學一起去那擠滿了人的公園。
  • 香港是唯一一個中國領土上可以紀念六四的地方,可是我們心裡都有這樣的恐懼,下一年還可以嗎?可以一直紀念到平反那天嗎?
  • 今年,我在6月3日晚上開始發病,第二天,混身疼痛,發燒,腹瀉,吃了藥,痛不止息,我在床上昏睡。
  • 間歇醒來,看著電視上的畫面,赫然聽見,警方說,今年有11.3萬人參與紀念晚會。
  • 他說,你上年這個時候也病了,我說,上年我至少走得動。
  • 吃藥,睡。醒來的時間全日不過5小時。真可怕。
  • 混混的醒不來期間,錯過了朋友們的來電與短訊,收到值得高興的電話,也反應不過來。
  • 近年少有如此突發的大病,上一次咳嗽我明白,那些老毛病,這次一病,兵敗如山倒,混身的痛真的受不了,除了躺在床上流眼淚,根本沒有力氣幹任何事,這天回復了一點精神,才發現原來整整兩日沒吃過正經的一餐。
  • 得逼迫自己多吃一點,好像身體快些回復過來才行。太多想要做的事,也得要有精神有力氣才能完成。
  • 昨夜友人們出發了完成了回家了,我完全缺席,那感覺,相當不好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