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一口一口吃掉

我努力學習
如何一口一口把自己慢慢吃掉
讓自己融化在自己的身體裡
讓自己還原成
最初的自己
不多不少,剛好一零六磅的血肉
胃會痛吧
也要流血
皮肉裂開
毛髮翻飛
如一場盛宴
如一次戰役

我記起母親把我生下來時
流過的眼淚
陣痛不止
十小時過去了
我從她身體的裂縫裡被生出

我努力學習
如何把自己一口一口吃掉
以自己的死亡給予自己重生
那麼接近神,那麼接近神聖
我獨自完成所有程序
猶如,對待任何儀式一樣誠摯
我緩慢、也痛楚,我瘋狂、也平靜
我在自己的身體裡消化
自己的足趾
終日塗著蔻丹的手
被炎症折磨過的耳朵
額角上的疤
頭髮、鼻子、睫毛
膝蓋上的傷痕
耳垂上的痣、乳房上細嫩的絨毛
我用自己的身體把自己
完整地消化成虛蕪
我努力,想要完成整個過程

我努力張口,把手指屈摺成更易於吞吃的形狀
把頭髮削掉再剁成粉末
我如此努力,去把自己吃掉
一口、再一口
一口、再一口

我一邊活著,一邊死去
我一邊存在,一邊消亡
快慰而自在
這就是生命本來運行的方式不是嗎
親愛的,誰也沒有在末日來臨以前瘋掉
包括我,誰也沒有趕在日落前把小說讀完

我只是從未如此渴望把自己融和成自己
以新的姿態再世為人
我只是,從未如此渴望自己的死亡
如渴想
自己的重生

20071009 1534
20080304 0606

刊於《字花》第十三期 (April–May 2008)

*如果有誰打算完整地或片段地轉戴這個,或網站上任何其他文章,煩請列明出處與作者姓名,我的名字是劉芷韻,叫我阿閃也可以,謝謝:)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