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猶豫著

說要刮風有驟雨,這幾天在家裡待著,見下午總是陽光充沛的,趕緊把新做的拿出來拍照,陽光下比較容易拍出合意的照片。我沒有很厲害的照相機或者打燈 補光的工具,只是經驗告訴我,在日光下拍的,顏色會最接近原色,東西拍出來有光與暗,於是有了層次。有時為了在日光下拍好每一件小東西,會特意提早起床, 趁上班前先把照片拍好,晚上回家,再修整。只是為了抓住那短暫的日光。

短暫,因為一天裡,我們總有八至十小時留置在冷氣開放的辦公室內。陽光從玻璃窗外透入,你偷偷挪動身體,讓皮膚吸收陽光的養份。有時陽光或永遠無法 透入密封的房間,當同事們埋頭苦幹,連眉也不抬起,誰還能看得見外面烈烈的太陽。

人生該有不同的選擇吧,生活的方式,我們總還可以去選吧。用薪金換去我的日光,我在假日發狂一樣呼喊和擁抱太陽。每次旅行時就想要陽光與海灘,那些 本來就存在的東西,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我們得用一分一分的耕耘去換,而且,未必能換到。

M說,或者我們不應該去左右有夢想的人。我們不應再向他們施壓,這種壓力本來已經夠多夠沉重夠讓人喘不過氣來了。甚麼時候我們曾經一樣,能擁抱夢 想,拚盡一切去保護它實現它。甚麼時候,我們會把夢想丟失在辦公室冰冷的空氣裡,在不合規格的電腦桌跟前,每天每天,慢慢讓身體屈摺成跟電腦桌融合的姿 態,直到身體腐壞。

「如果那夢想你能一直抱持不放,其實誰也不能去左右。」

晚上我躺在床上,伸展我疼痛的手發麻的腿時想到。 我安慰自己的說,夠堅定,就可以了。

總不能一邊說我要保有我單純的願望,一邊想得到那群以身體跟工作交換的傢伙所享有的「員工福利」。要忍受過程裡的痛楚,要勇敢向前。誰說追求夢想是 容易的事,從來不是。有時在途上,甚至連這個夢想是否值得,你也會禁不住不斷地反問自己。有人說那個夢太不著邊際,不切實際,何必費力,但是難道這樣屈曲著身體的生活,又算是有前途有出路的一種活的方式嗎。多年後我們或會明白,追求夢想的難,跟屈摺身體的難相比, 至少是一種愉快而且有意思的痛楚。

我的夢想一直在手中。幾乎要丟失了。想要保護它,又怕我只能成為保護別人的屏障。沒有人問,你真正想要做的是甚麼,我來助你一把。這種事幾乎不會有 人問出口,所以,你得要更用力抓緊掌心中那一點。我越來越不知道該往哪邊走。非常的累。求助不一定能得到幫助,想太多跟想太少同樣有害。睡得太久與睡得不 夠,身體同樣帶毒。

我猶豫著。我還不知道,夢想如果一旦被實現了,那以後又是一段怎樣的旅程。

***

總是有其他生活方式的。為什麼不呢?

語塞︰有冇人想買田

廣告

2 thoughts on “我猶豫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