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夢

我們一家搬到姨媽的舊居去,那是一座複式兩層的獨立屋,地方很大,上層是睡房,共有三至四個房間吧,中央的大房間放置了三張單人床,床的旁邊各有自己的床頭小几,放著床頭燈。另外一個房間連接著兩個衣帽房,媽媽已經事先替我們把衣服掛起來,未及仔細分類,媽媽看來只是想盡快把箱子裡的東西安置好。

房子已經丟空一段時間,仍留著姨媽一家舊時的瑣碎雜物,我走到從前表姐用過的舊書桌跟前,在昏黃的燈光下細認櫃子裡的書,都是流行小說,也有一些英文書,還堆放著各樣瑣碎的物件︰幾張舊照片、電影票尾、字條、記事簿、墨已經乾了的原子筆。我心裡暗惴,得先把這些東西清理好,才能把自己的東西安好在書櫃上。

我走進衣帽間,看見衣架上都擠滿了衣服,太擠,衣服都皺起來,我心煩了,把自己的衣服從中抽出來,拿到另一個衣帽去想要掛起。另一個衣帽間卻掛滿了屬於初生孩子的衣服,我這才想起,啊,姊姊已經誕下第二胎了。不能跟孩子爭,我唯有把衣服堆放在其中一張床上。

房子裡空蕩蕩而昏暗,明明我們一家人要搬進來,怎麼只有我一個人在房子裡亂轉。

***

場景轉換,我走到房子的下層去準備淋浴。

樓下的樓房連接著外面一列僭建的平房,平房租借給一群搞藝術的年青人大概已有一段時間,我們碰面,他們正在圍坐吃酒與小吃。我跟他們並不認識,卻喜歡那種像住在宿舍的氣氛,他們朝我友善地微笑。

我抱著換洗的衣物走進淋浴間,那淋浴間被安置在一座樓梯的底層,像是臨時搭建似的,只有簡單的蓮蓬頭,連浴簾也沒有。天花上垂下一盞微黃的燈泡,我怕黑,好想跟媽媽說,我們如果要在這裡住下來,得要先換過整幢房子的燈泡,都太暗了。

***

然後我醒過來,夢裡,我的家人只是在背景意識裡存在。他們都不曾現身,我只是知道,我們是要一起搬進那幢老房子裡的。

醒後非常想念他們每一個人。而我們已經不同住多年了。

廣告

One thought on “記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