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每一次,世界變得更壞 II

半夜裡他們突然說想要唸一首很長很長的詩
可以跨越世紀伴隨車程一同駛過邊界
車廂的搖晃越來越虛幻她記起臨行前未拆閱的銀行月結單
她想像那些陌生的數字總和終會
如同外星文字一樣遺落在空房子裡
植出新品種的花卉
他們問她詩句該用邊界以內還是以外
的文字寫就
她說她累了分辨不出來當中的意義
她記起臨行前沒有為所有人準備好禦寒的衣物
於是他們只有吃著酒揮舞雙手來為他人取暖
車廂內越來越冷他們說那是遠離的證明
車窗外的風景依舊她懷疑她仍留置在舊地只是
她沒有勇氣探求真相
貓兒留在朋友的家裡她答應即使在十年後回來
牠仍保留著相同的名字
她知道牠等不及她回來她會換一只長相一樣的貓
在家裡繼續豢養
然而主人總要認出他們的寵物
如同母親輕易認出她的孩子給孩子母親的熱度
以解除孩子身上的魔法讓孩子回復原來的面貌
她總是無法忘記故事的第一章
一切彷彿充滿隱喻
他們卻說只是溫情的開端沒有必要聯想命運
以及其他
她記起母親的手她裹緊母親親手編的毛衣
上面滿是雪花她曾說她像一頭綿羊反正她在四月初生
太陽剛好落在白羊的方位於是她
做事莽撞只能保有三分鐘熱度於是
她一生注定永遠畏寒
他們繼續調笑故意不讓她專心想事情
不想她知道真相的人那麼多
舊生會上每人帶著不同的襟飾他們一同
為她編一個相連並且可以互相補足的謊話
圓滿而合理
比電視連續劇的情節發展更順暢圓熟琅琅上口隨心所欲
如果有十萬人走上前跟你說同一個故事
她知道你終於會決定
相信它
然而這一夜她特別清醒
彷如初生一樣澄明

如同從未陷入睡眠的精靈
她醒悟他們其實走得太匆促
來不及道別來不及吻
來不及寫下每張臉上透明的問候
他們帶著各種心情的眉睫忽爾像一場風暴開始
在她的胸口刮動起來
她說她想吐世界的概念開始
被動搖
每一次當世界變得更壞的時候每一次
當他們決定出走的時候

閉上眼便能夠逃離嗎
她終於嗚嗚的哭起來彷彿受了十萬人帶給她的委屈
十萬人在訴說同一個故事然而她知道
故事是被編造出來的
只為了讓她安心活在世界中
不被察覺的位置永遠如被豢養一樣幸福

0452 20051230 (原戴於《香港文學》)

***

每一次,世界變得更壞了,我就會記起,多年前的晚上,小樺陪我在旺角的家裡過的那一夜。也會記起我曾經寫給她的那首詩。我以為世界會慢慢轉好,但是我越來越不確定了,2005過去,2011年到來。世界,到底正在朝向那一面走。人到底想要建立一個怎樣的世界。或者,他們只是想要摧毀目前,直到一個地步,讓大家都覺得,末日了也不可惜。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