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2011快將完結時

早上

為了讓飄雪顯眼些,換轉了新的牆紙底色。

假期最後一天,忙著完成答應了別人的事,家中一人一貓,正在努力中。房子裡新買來的陶瓷暖風機發出低沉的呼呼聲,貓兒趁我起來往斟水時,霸佔了我本來的座位,盤成一個圓滾滾的毛球。牠怕冷,又黏人。總喜歡坐人家剛坐過的位子,讓我想起白雙全那個收集陌生人體溫的藝術計劃,他選別人坐過的位子坐下,感受著別人留下的餘溫,紀錄下時間地點。本來讓人尷尬甚至噁心的事,在白雙全身上,是一種奇異的城市的浪漫。

新的工作已經開始,重新回到工作的崗位上,有些前世今生的錯覺,新的公司新的工作環境,舊時曾經並肩的伙伴。老闆說我們要打一場仗,我不肯定自己的能力是否適合上戰場,但卻在面對新的規限時(沒有規限也是一種遊戲規則),覺得有點久違的興奮。有些事我們想試,有些事我們可以去試。

和要好的伙伴一起,我們也需要時間與耐心去磨合與調整,一切在愉快的氣氛下進行,其實再沒有比這更好的工作環境了。尤其於我這樣的人。

今年聖誕他送了我一份珍貴的禮物,我從睡夢中醒來,忽然發現自己手上的聖誕禮物。我想感謝這些年來的照顧與愛護,我想不到如何回報--還好我其實並不覺得真的需要怎麼去回報,被愛,而心安理得,那證明了兩種可能性,一,我是個不會報恩的傢伙,二,我們之間有著深厚的感情,讓我知道為什麼我會被愛,而且那是我不必刻意做甚麼去回報的愛。感激於這份安心,那證明了,那些時間經過了,而且留下了深刻的意義。

在我紛亂的時候,他好像從沒亂過陣腳,在我痛哭抽噎的時候,他不說一句話,給我遞上抹眼淚的紙巾。我終於意識到時間的重要,深深的,重重地,劃在我們身上,我們走過的路上。感謝我們陪伴著彼此,我不知道他能了解多少,對於我夢中的恐懼,我的父親變成了海豚,而他再也認不出我了。我說不出那些恐懼,我怕一旦用言語表述,就會有不祥的事發生,像深信命運迷信的族人,言語彷彿就是把惡夢轉換成真實的魔咒一樣。我握著言語的鑰匙,有時被反鎖起來,有時我能通過它,走向另一個地方,遇見另一個花園。然而,有時我的恐懼太深太沉重,我連舉步的勇氣也沒有。有時,我會這樣,難以被理解。

2011年是該被紀念的一年,家中添了新的成員,我們又添了一歲。姊姊說這一胎是個新的挑戰,第一個孩子順利過渡了,這次是升級的難度。在我心目中,知言還像個bb啊,但知時(啊,對,她已經有了名字)的出生,提醒著我時間的流逝,知言已經是家姐,有了芝士妹妹。姊妹之間很多愛,也容易糾纏,但我想人與人之間的牽絆,尤其兄弟姊妹家人之間,是很深很深的緣。你們將來感情該會很要好,也許也會有要分開會有生氣爭吵的時候,但將來,你們長大了,會明白,世上有跟你如此血脈相連的人,是多美好的事。

一年將盡,我們走向被許多人預言著,也被期許著的新的一年。願我們所愛的,都平安,喜樂。

廣告

2 thoughts on “寫在2011快將完結時

  1. 靜雯 說道:

    我想,每天好好生活,好好保重身子,做好自己的本份,帶著快樂入睡,大槪就是回報愛你的人最好的禮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