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線

醉得一塌糊塗的時候,哭了。

朋友說你哭了啊,反反覆覆說同樣的話。她說,怎可能!我哪有哭?(完全斷片狀態)

她站也站不穩,但卻立即想到,今天有畫眼線,如果哭了,眼線一定糊了在眼底一片慘淡。伸手去刷一下,指腹上一點模糊的深藍色。好,是有哭過的證明。她唯有承認了,並且覺得安心。

(剛剛比較清醒的瞬間,便能夠立即想出驗證方法來,嗯,這個人到底是個怎樣的人…連我也覺得有點驚訝。)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