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禮

多肉的華麗
taken by wai @貘記makee

剛看到雙寫的<拜四角>「如果成長有一種儀式,我覺得是拜四角就是成人禮。」

搬進工作室以前,也找朋友幫忙拜了四角,為了安心,也為了像雙兒說的,對不同的靈魂靈體的一點尊重。我按著朋友的指導把儀式完成,我虔敬地默念著要說的話,專心致意,誠懇也誠實,那時刻,心中有種莫名的感動。大概,那就是雙兒說的成人禮的感覺。沒想到我的成人禮這麼遲才到來。

昨天到曹兒新家去,她搬家了,離開家裡,住到山上去,建立一片屬於自己的小天地。我幫忙做點輕巧的清潔的活兒,在她的屋子裡團團轉,看著她的家光潔漂亮,想起當初第一次搬離家裡與朋友同住的時光。那年我大四,搬到鄰近學校的小村落去,跟那時最要好的朋友同住。那段時光,發生過的事還真不少。我們一步一步,用僅有的一點積蓄把家置好,四出撿破爛,小小的家,漸漸也有了個模樣,坐在廳裡,喝一口冰的啤酒,還真快樂無憂。我們那時沒有熱水爐,冬天用電水煲把水煮開來洗澡。那時我把一幅世界地圖當裝飾的畫貼在床的旁邊,幻想著有天,我會到世界不同的地方去,結織不同的人,看看世界的風景。不知道當曹兒一個人靜下來坐在屋子裡時,會不會也有那種,我終於擁有屬於自己的房子的感動。

看她建起新家,是如此浩瀚的工程,其實應當找人拍攝成紀錄片。對久居城市的人來說,住在山上不容易,每件家當也需揹在背上走二百級樓梯搬到房子去,這過程她說,靠的不是體力,而是意志力了。我看著她累透了,同時也看到她內心的星星在閃爍閃爍。當然也有以一種姐姐的心態去為她憂心些無關痛癢的事,卻又想捺著不讓她知道這份憂心,怕她以為我要把她當孩子。我想我是老大一個成人了,會不知不覺間為比我年輕的女友掛心、擔心,這是老了的人會有的心態吧(!)但憂心在下山時就消散了,她如此一步一步走來,其實沒甚麼需要真正憂心的,倒是開始羨慕她能跟最要好的朋友同住,一起建構自己想過的生活,拼盡力去建築自己的地方,做她們想做的事,膽子大,也有自信。那樣的她們,帶著一種讓人看著會微笑的亮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