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的部分

樹的剪影
韓國,全州

貘記從四月中正式開始定期開放,到現在快一個月。

這期間,認識了許多新朋友,他們來自不同的地方,有不盡相同卻又相類的喜好。有時人們來走一圈,拍些照片便離去,有時會有人留下來,點一杯咖啡坐坐,跟友人聊天談笑,渡過整個下午。我在旁做自己的事,有時甚至忘了身後有人。來的人或者會帶走一些杯碟餐具,或者帶走手做的飾物,他們帶走了一些,也留下了一些。有時只有我一個人在貘記,照看所有,會擔心自己做不來,無法與人交談,招呼不週諸如此類,但慢慢,來的人給我留下了很多,有鼓勵,也有溫暖的提醒。我總是不能自在地跟陌生人交談(尤其在電話裡頭,打電話給陌生人是我其中一種難以克服的恐懼)。但那些新朋友都說沒關係,友善的微笑,或者友善的安靜,都讓我感到安心。

從建立貘記這地方開始,我們就說不必為它的性質定名,不定名就能有更多的可能性,它可以是展覽場所、辦食談會的地方,也可以只是一所雜貨店,提供喝的、有時吃的。因為沒有特定的角色,於是我可以有更多的想像,也讓我可以繼續好奇,發現更多、發挖更多,也讓這裡可以發生更多。我們想到的,覺得有意思,或者只是太好玩,都可以試著去做。

那天整理舊的電郵紀錄,才發現,原來自己竟然每十年有一次大project,前一個十年是廿九几,然後又有了貘記。我們走上怎樣的路,成為一個怎樣的自己,似乎早有些規律,卻又並無章法。

昨天我的大學老師來訪,我們甫見面她便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並且抓住我手臂,說很替我高興。我由衷的笑了,也是由衷的感激,我真的很高興,能夠走到現在這個階段。朋友們沒有很訝異,對於我接連的決定︰轉職、辭工、建立貘記。我想,或者我本質上就有這樣的「貘」的原素,無法完全地跟外在的世界接通融合,總是有種模糊的距離,有那麼一部份與世界格格不入。那不完整與缺失的哀愁,伴隨著我整個成長期,以及以後的人生。我一直想如何能夠讓自己感覺更完整,但始終徒勞無功。大概因為有了貘記這地方,我終於明白,我不必填補那份缺失,我大概可以好好的擁抱它。就如我的朋友們擁抱我,總是連著缺失的部份一併擁入懷裡,無所遺漏。那樣已經非常接近完整,或者那已是完整。

友人k說,她在做的計劃,並不全然為了那些漂亮的理由,更多是為了自己。我想,大概是,我們都在以各種方式,努力地回答自己,回答那些懸空多年的問題。貘記這個project是一種對生活的想像的實現與實驗,這是我多年來一直問,卻沒有得到回應的問題。我在做的,就是給自己找尋答案,沿路會遇上怎樣的風景,都是答案的一部分。可能瑣碎,卻都是重要的部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