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天] 20141006

[10.1凌晨,旺角]

不知不覺原來已連續11天上街去。也有幾天留守到天亮,多是在金鐘。旺角不敢留過夜,碰上過兩次小強,真心驚。金鐘也有,但還好我沒看到,這種時刻也只能眼不見為淨。

前一夜留守到天亮,大概風太大衣服沒穿夠,著了涼,精神不太好,一直覺得睏。朋友說走時我也跟隨離開,我不強求自己一定要留多久,每個人盡力來坐坐輪班就好。

離開金鐘同往旺角去看看,大量警察四處巡邏,太平盛世到匪夷所思。我們走了一圈,便去吃糖水。暫時不用擔心清場,倒是與友伴聊起左、右與本土的話題。我不太喜歡「提防左膠」運動,覺得有分化的意味,也不清楚到底「左膠」現在是甚麼意思,作為一個普通市民,參與社會運動時,大概都會跟我有同樣疑問,「左仔」不是指親共的嗎?那香港的「左膠」呢?是親共所以又叫左嗎?那右又是甚麼了?

我只知道提防左膠的手法讓人不舒服,有抹黑也有無中生有,而且感覺是一種分裂、甚至有時帶著暴力,尤其貼出當事人的照片像要通緝誰一樣。(貼梁振英好過啦日日錄影不肯出來傻的嗎)

那幾號人物我大都認得,卻不算相識或相熟,都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但我看到有人是捍衛東北時付出很多努力的人,為什麼會被人如此追打?那種氣氛讓人覺得非常不舒服。

這夜朋友跟我上了一課通識課,簡單說明了左與右。

「左仔」是親共,右是資本主義。但大陸共産黨根本不是原本的共產,而是帶有中國特式的。這個不難理解,看大陸的一套就懂,只是讓一小部分人富起來,其實已經失卻「共產」的意義了。(反而佔領區就真的是共產啊!個個無分你我他資源共享無私奉獻,好誇張。例1,五星級女廁;例2,源源供應吃的喝的)

大陸的共產是政治手段吧,不必執著名不副實的部分了。基本上只是讓大部份人供養上面的人。

那麼「左膠」呢?有個左字,是不是大陸派來的?朋友笑了,大概笑我咩都唔識(=_= )笑完,他也有好好解釋,資本主義講求自由經濟,但一直發展,會造成貧富不均(像香港),所以民主制度都會有左傾的傾向,以制約資本主義的弊處,要關注民生,用政策制定來保障每個人基本的福利。(補充,如我無理解錯,香港情況,左傾其實比較係呢個意思,幾乎無真正的左同右)

這個我明白,也是期望政府能做到的,香港對比很多地方也是繁榮的富裕的,但生活越來越困難,受壓迫的往往是低下層的普羅百姓,政府不單沒有以政策制衡,反而助紂為虐,用盡各種方法保障大財團的利益,夾埋來蝦市民囉!(例子太多比比皆是,領滙、高鐵、菜園村、東北,隧道營運、港鐵,以至環保項目等等)

全部都是不公義。左傾的想法在香港成了弱勢,所有關注民生的團體,原來也是左傾。(但未至於要共產,共産其實無可能啦我覺得,眼見世界上共產最後都是極權的代名詞)

{圖解}
左(共產)—民主政制—右(資本)

那麼「左膠」是甚麼?簡單理解,就是抗拒霸權、關注民生的人,但做的事「膠」左,即蠢了、錯左,因而被取笑為「膠」。

聽到這裡,我倒是覺得有點難過,每場運動如果單單看結果,我們的確失敗了(膠了)很多次。皇后碼頭保不住,高鐵終於還是要起,菜園村給剷平,東北岌岌可危,還有很多很多。我其實內心非常感激每位付出很多的朋友,太多事情,我不是推說沒空,就是懶去了解更多,心態跟我吃肉,但不想看廨牛的血腥一樣,其實也是偽善。有人去奔走努力,我是由衷的感激,有時我未必同意某些處理,但我會去理解,而不會責備。錯在政府的腐敗築起的高牆,不在唔夠鬥的雞蛋們。

明白了,我更覺得,指罵別人「左膠」,實在太有點輸打贏要的況味,他們其實也是同路人。要笑,我會笑政府裡的政棍。(其實笑不出,是悲憤交集)

至於「本土派」,其實已沒時間討論了,不過這個比較易分辨,說要港獨、打倒共產黨的,大概就是。但大叫「結束一黨專政」的民主派又有不同,因為他們不是要打倒中共,而是要中國不再只有一黨,能成為民主國家。

通識課大致如此。聽完,覺得有些事情明白多了,真是書到用時方恨少。真的覺得,這場運動是大家一起,無私地做到盡,才發展到今天這一步的。政治團體之間的利益衝突我不太懂,只是希望每個人也會珍惜每個人付出過的努力,不要分裂,不要被分化。

(我其實認識不多,但就如我們常說,這是大家的事,每個人也可以揸咪說自己的話,所以不怕羞也說說心聲。)

註,補充,朋友留言提醒,上文再加一點補充。人生最好學時刻原來係呢個時候。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