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天] 20141007

[10.1凌晨,旺角] 人散去了不少,仍留守的人沿街睡在路邊,背靠著店舖的鐵閘休息。旺角黑夜,從此有了另一種詮釋。

常總是在添美道跟友人集合,這天一個人來到,選擇坐在夏愨道的馬路上。有秋意了,早前留夜時幾乎著涼,今天穿厚一點到場。朋友陸續來到,一位剛從台灣回來,第一次到達佔領區,我問在外時有沒有很心焦,他初時語氣平常,不過說到某些時刻,其實還是激動,粗口代替眼淚,完全明。

聽他說到台灣那邊的支援活動,跟我隔岸的想像有點不同。我無法想像要是我身在外地,而香港這邊如此翻天覆地,我該如何自處。想起催淚彈像煙花爆發的那天,無法時刻拿出手機更新狀況,害朋友擔憂得在臉書上「通緝」我。那些時間仍舊像昨天一樣。而今,同一條馬路,卻變身成公園,任由佔領者隨艼躺卧,不斷有人送來吃的喝的,我們吃過自己帶來的pizza,又收到了糖水。天氣乾燥,都是滋潤的甜湯,我們分著吃了一碗。

我還是不時會被身處的環境、狀況所驚呆,對我來說,還是太超現實。當現實以超乎想像的方式呈現出來,原來,心情會是這樣的。時而不安,時而憂心,時而樂觀,時而悲傷。情緒起伏不定,與友人聊天(小組討論或分享),都有助安撫自己的心。建立聯絡,並且鞏固之,才能更清晰地看見自己。

雖不斷有人說這裡那裡也沒有大會、沒有大台,大家還是有默契地建起了幾個位置供發佈消息或意見。物資部之間也有自己建起的聯繫,沒有大會,這樣脈絡便得靠每個人多走幾步。不信任的情況也會出現,但若是同路人,用溝通的方式便能重新取得信任。

是夜等著學聯跟劉江華完成籌備會議後的公佈。終於有消息,情勢並沒有很樂觀。「學聯要求政府在對話時提出具體方案回應市民的真普選訴求,政府卻堅持先討論政改的憲法問題。」我們聽完公佈,自己又討論了一會。如今運動的發展到底要往怎樣的方向走?這大概是每一天每個佔領場上的人也會問自己一遍的問題。

問了未必有答案,今天的答案明天未必會繼續堅持。每日也有新的挑戰,也要重新學習。

朋友來了又離去,最後剩下我跟曹二人。我們午夜時先走,到旺角去轉車。也順道在旺角走走。

金鐘與旺角,是完全的不同。極端的不同。我說餓了,又pizza又糖水還是餓了,都說用腦最消耗體力(借口),於是一起去撐小店。最近有人發起撐小店的行動,我很贊同,除了是為受影響的店鋪略盡棉力幫襯一下,其實更重要是那種意識形態,就像某篇文章說的(抱歉真的找不回出處了,最近訊息太多),我們不單要在佔領時撐小店,其實平常就應該多支持。沒有小店只有大財團連鎖店的香港,你我都不願見。

這夜碰上朋友的朋友,多聽了些不同的意見,也看見不同的抗爭方式與思維,例如這邊有民間電台,有人打碟放歌,我擔心太吵影響樓上的居民,但是友人卻說社區裡自有他們溝通的方式。沒有對或錯,我只是又重新認識了更多,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思考。

而努力在頭幾天佔領時減去的磅數,在這看似「風平浪靜」的幾天,又長了回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