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天] 20141009

昨夜「樞機爺爺」的訓話仍迴盪在耳邊,這天,形勢又有了新的變化,林鄭宣佈擱置對話。與朋友在金鐘會面,有朋友提出關於一些聯署的事,我思量著,不知道應否參與其中。朋友說,到最後,也是按自己心意去決定行動,團體沒有必然的規範。我於是決定不留名聯署,既然最後是自決行動,我就繼續這樣好了,但請她有行動時轉告,或有甚麼想法時與我分享。

與友人同坐在馬路上,背靠著石壆,我問這夜的人有比之前多嗎?或有變少嗎?朋友回說,都差不多。我想,沒有甚麼事故的話,可能人數都差不多這樣。林鄭說人數回落了,是嘲弄的意思嗎?支持的人不多,反對的聲音越加強大,於是有理由清場,把留在路上的人全部驅離。也有說,是曲線召喚更多人上街。

我們邊看著手機查看訊息,一邊跟在場的朋友討論局勢。還要一邊與不能前來的友人以what’s app討論分享。這十多天以來,我們這幫人大概見面的總和是一年的份量。說過的話也很多,笑話反而都少提起。

心裡憂慮越來越多,困惑也很多。唯有沉住氣。這時候動氣也沒有意思。明天真的要把電腦筆記簿帶在身,下午時想試試在給同學自修的桌子上工作。所謂生活的正軌已經完全改變了。我跟w說起昨天在商場裡的感覺,她說,人們看起來都如常過活,但很多人,心裡已經不一樣了。對,我們誰還能一樣呢?曾經捱過催淚彈的人,曾經一起堅守防線的人,被反對者圍毆過的人,被群眾的力量保護過的人。以至,在電視上目睹這一切的,上下班深覺交通不便的,一直說不想香港被搞亂的。誰,又能抹去這段時日發生過的所有,安然地重回舊日的生活。

再沒有一樣的生活了。

後來跟遠方的朋友聊天,我說,這幾代的香港人一定會記得這段日子這所有。她回說,香港人已經不再一樣。

離去時照樣到旺角去走走,「打邊爐事件」已經平息,現場回復一片寧靜,人們蓆地而睡,另一邊有人繼續拿起擴音器發表意見。感激也佩服每個真心真意堅守位置的人,不求私利,不為名聲,就為了守護自己的家園。

到旺角了,我跟友人嚷著說無論如何要去參拜關公,走到佔領區的盡頭,路障跟前,是非常有氣勢的一座神壇,有人正在上香,後面的人一同舉機拍照,這景象超乎了現實,像電影裡才會出現的畫面。如果有外國朋友這時候來香港旅遊,我會很想把見過的所有告訴他,也帶他到每個佔領區去看看,去認識一下這個完全不一樣的香港。(如果那時候我們還是安全的,可以這樣自由進出每個區域的話。)

離開關帝的神壇,向登打士街方向走,這夜不再看到警民聊天的景象,反而看到正在搭建木棚的年輕人,不知完成後會是何模樣,會不會成為「彌。敦道2號」。有人擔心說下雨了各個佔領區的「建築物」不知會如何。我卻心裡安然,下雨,其實不算甚麼,我們都走過那些煙與霧了。

明天會如何,誰知道。寫到這時候天亮起了。朋友們,睡好,我們待會又會再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