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日誌。20141208。屋企篇

回家與爸爸媽媽妹妹一起打邊爐,雖然晚了回家,爸爸心情卻依然大好,沒有生氣,平常都會罵我啊,這夜卻沒有,只是一直笑咪咪的。

我剛坐下,爸爸便拿出一瓶golden blue和我對飲,酒香得不得了,嗅著也是樂事,喝下去,非常醇厚,帶甜與蜜香,微微的辛辣。他說是難得的舊酒,我不太會分辨,只知舊酒都貴得很,我不捨得買,每次回家便喝爸爸的珍藏。我大概是家中唯一會與他對飲藍帶白蘭地的,他總是笑我喝威士忌是不識貨。

是的,我們在家裡不談政治,最近新聞也少說起(因為新聞都是佔領,早前有消防員殉職,也太難過,不想在他跟前說起)我只想他開心、快樂。自從反國教開始,我才知道,他多年來一直給我反對的政黨投票。那次他說起反國教,一句「反中亂港」,讓我立即流淚,媽媽用力抓住我手,著我別跟爸爸開戰。而這罪名太大,我可是因為愛香港才走出去的。委屈、失望、生氣,我只會一直哭一直哭,對家人,感情總是特別複雜,很難理得清楚。

我爸爸是家裡的權威,雖然我長老大了,還是會怕被他罵。更怕的其實是挑戰他,不想讓他覺得沒面子,半分也不想。因為很愛他,所以不願意讓他不開心。

佔領以來,七十多天,我從沒告訴父母我有參與其中,接受過電台、報紙的訪問,但無線、亞視與有線的,卻始終不敢接受,因為不能在爸爸可能看到的媒體上露面。走到較前時,看到媒體的鏡頭,我會自欺欺人地在臉上圍上手帕,權充口罩,免得萬一被攝入鏡。這是我其中一個無法放下的包袱。

幸運的是我在家姐和妹妹的掩護下,一直沒被揭穿,也幸運地一直沒有受傷。我怕受傷了會驚動家中兩老,那種怕的程度有時甚至會超越怕痛和怕血。我不止一次夢見終於被爸爸發現,他在夢裡總是很兇的責備我「反中亂港」,夢裡我只能委屈地申辯,然後說不了幾句,便是揪心的痛哭。每一次,做這樣的夢,最後也會在抽泣中轉醒。那委屈和傷心,非常巨大,而且真實。

那確實是一種真實。

大概很多人也像我一樣,無法得到家人完全的支持,也無法主動去拉開那阻隔的布幕,只願能維持現狀,不說穿,便能繼續在餐桌上一起吃一頓美好的晚飯,一起分享醇酒的蜜香。爸爸不支持,但是他的笑臉卻溫暖著我,給了我很大很大的力量,讓我感到自己也是「女兒」,有被疼愛著。有點矛盾吧,但這是我跟他最好的相處方式。家人在我心裡構成了最柔軟的部分,有時這部分會讓人顯得軟弱,但是,它同樣可以成為最堅強的理由。

媽媽會說,硬頸、固執,是我跟我爸性格最像的部分。我現在終於知道,真的是這樣呢。

所以,我大概會一直硬頸和固執下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