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閒

F1020009攝於2015年4月土耳其

微小的偏差累積下來,慢慢會改變走向,甚至讓人走到完全相反的方向。

如何才能時刻保持醒覺,記住不要被誤差帶走,有時太累了,也真的會掉以輕心。貘記的工作很瑣碎,看似都是小事,堆積起來,便成了巨大的工作量,而且沒有下班的時間。讓貘記成為生活的重心,但如何在同一時間處理好每件接下的工作,來養活自己,也是必須要平衡好的事。我要好好記住每次的經驗,有成功的地方,當然也會有pk的時候。心情的起伏隨著精神狀態而變更,很累的時候會容易沮喪,睡得充足,有足夠休息,笑容自然也會多一點。

害怕跟陌生人交往,但是每次貘記打開大門,也會有不認識的人走進來,我一直在學習中間的平衡。不說太多的話,但是卻希望能有真心的交流。有時被會問到比較私人的問題,我總是會愣住,不知如何回答。這情況其實慢慢好轉中,也學會了真心不等於我必須把所有個人的情況如實告之。接受媒體訪問也是一種學習,話太多太少,都覺得奇怪,這重任,有時我會交給拍檔去辦,不想再給自己太多壓力。

這個七月有點瘋狂,連續三個星期天也會舉辦活動,規模有大有小,本來以為一個人還能應付得來的事,卻發現其實已把自己推向精神與體力的臨界點,就像不知不覺走到涯的邊緣上了,忽然發現,我把自己逼得有點過了頭。偏執的個性,執著的部份,有時會讓我覺得很累。再隨意一點,或者就能活得像很多人說的,你這樣好嘆,又唔辛苦。其實辛苦的部份只有我跟朋友知道,我的拍檔也許是最了解的人,每次我撐不住了,必須跑過來把我接住的人,一定是他。兩個人合作的微妙之處,就是這樣吧,我是有點盲目地衝的人,情緒很易主導了行動的方向,而他,正好補足我的各種不足。並且總是,沒有埋怨地接收我很多的脾氣與情緒。(話雖如此,其實我待他很好的,也不會真的拿他來出氣,他也知道我心情不好時如何避開我啦)

昨夜晚飯時,被人說了一句「你咁得閒」,我幾乎當場崩潰。整頓飯也說不出話了,我這幾天累得想哭,但原來在他眼中,我這種忙碌也不算忙碌吧。這裡面有種奇怪的委屈。我很少要求我的伴侶明白我或體諒我甚麼,我希望每件事我也能用自己的能力去完成,有時必須求助,也總是先向朋友開口。這種心理不知算不算奇怪,或者我很怕被人小看吧,尤其與我一起生活的伴侶,我總想以一個獨立的姿態站在他身邊。他可以無微不致地照顧我,但我不會要求得到這些。能幫忙的事都心存感激,但我討厭提出請求。我們之間的分岐是從甚麼時候開始的呢?昨夜他無心的一句話,讓我委屈了一整夜。一直想成為一個獨立自主可以一個人做好所有事的人,不要依賴他,但其實我有做到嗎?或是有時做得過了頭,讓他看不出來我幾乎要倒下的模樣了。

這個月才過了一半,還有很多未完成的作業等著。我想,要在to do list多加一項吧,不要忘了跟身邊的人好好溝通。不想跟他說的難處,可能就是我們之間一直累積下來微小的偏差。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