綵排中

  

photo taken by ki

星期天是《可以居》的發佈會,將會跟兩位年輕的音樂人jamistry合作,我會朗讀書中選段,他們負責創作音樂並擔任伴奏。這夜一同綵排,感覺很好。

關於可以居,我記得這是源起,偶爾從智海口中聽到關於「可以居」,一個在白沙澳進行的研究計劃,白沙澳在哪?從未聽過啊,客家村現在由外國人進駐?風景優美?聽著覺得太有趣,因為好奇,於是厚著臉皮打電話給負責計劃的ki,就說帶我去吖,我不會阻礙你工作的,只是好想去看看。於是那天,我和智海跟著ki入村,被村子裡的建築、人與事撼動。

ki告訴我整個計劃的源起與細節,後來她邀請我加入,撰寫書中關於翁仕朝這位人物的部分。我因而認識了可以居的創作團隊,也接觸到村中人,甚至透過翁仕朝在中央圖書館的館藏,認識到這位已逝的人物。

人的故事所以動人,是因為當中有情。翁氏幾代人的故事,就是香港近代史的一種展現,落地生根,經歷戰火,再到移民潮,然後還有推土機將至的矛盾。人與土地之間的關係與情感,離地的生活,對我來說,其實包括真正離開了土地的生活。

這次創作的經驗非常珍貴,大概是第一次進行這類型的創作,沒有很大信心,但是ki給了我很大的自由度與信任,也願意花時間與我好好討論方向。團隊也一樣,那份耐心與尊重真是,讓人不好意思到幾乎不敢再與他們見面。

直到書出版了,整件事每個部分完整地結合,以超越一本書的姿態呈現,友人說,這本書根本是一件art piece,我絕對認同。書中每個部分也非常動人,尤其每個人的故事,當中的感情與掙扎。

在我寫著關於翁氏的故事時,經歷了東北事件,接下來便是雨傘運動,跟ki往來的工作電郵中,也有提及彼此身處事件中的各種感受,那些非常複雜的情感,變動與堅定的想法並存。那時寫下了這部分的結語,想記錄當下的一些想法,這部分未有收錄書中,只是我的個人感受,在發佈會以前,也想和朋友分享一下。

{結語}
 在整理採訪的這段時間,香港經歷了「東北事件」,並正發生「雨傘運動」。我一邊整理資料,一邊不住思考人與土地、環境、居所之間的關係。從翁氏的家族故事,可以看到香港人幾代以來,對於相關問題的態度之轉變。每位翁氏的後人,也有他們各自的立場與想法,祖屋可能是某些人心中故鄉的象徵,也可能只是功能上的(渡假屋、可供買賣的土地),兩者之間的差距,跟他們在白沙澳的經歷有著重大關係。曾長居的人感情會越深,可是困苦的歲月也有可能讓人不願再提起,只想逃離。而我始終相信,每個人心中,也有「故鄉」的概念,對「故鄉」有著無限依戀,因為那是我們的最初的本源,也是立足的原點。而我們共同的故鄉,其實便是「香港」吧。

20141015

朋友如果有空,星期天一起到白沙澳走一轉吧,活動詳情可以在這裡看到: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622423691346409/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