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


有時,我會在過一段時間之後才知道,我被用完了棄掉了,再看著對方的臉會覺得完全看不清楚,明明不覺得是壞人,但就是這樣,親近一下,取得需要的,或發現並無可取,就離開。

有時對方姿態漂亮,像個經驗豐富的舞者,一個亮麗轉身,下台,再見。有時會比較突兀,有點狼狽,跌跌撞撞急速把眼神移開,分辨不來幕是不是已落,不知道該不該拍掌。

慢慢地,學會了更慢熱,不必對每次相遇皆掏心掏肺。又其實,不算真的掏心掏肺,只是一片善意,曾經以善意相待,以為分岔的路口本該雲淡風輕,有樹,有溫暖的陽光。我不介意被疏遠或當透明,最難過的分別我帶給過別人,也把自己傷得很深。此後便知道,真的,原來不是最接近心的人,就不可能會把心傷了。輕傷固是難免,但我的復原能力已提高不少,有點情緒,但很容易又會放下。

我想我真的有在長大,雖然很慢,及不上變老的速度。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