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旅行

2761_036

忘了從那一年開始,每年總會出遊三至四次,有時比較瘋狂,一年出門五、六的也有。而開始經營貘記後,大家都會問我,這次是去進貨嗎?要多久去買一次貨?我都回答說,其實是去旅行呢,雖然也會有買貨的時候。

本質上,我仍會希望自己把行程當作旅遊,而非工作。那是截然不同的兩種心態。為了買貨,還是為了自己。旅行有時是休息,有時是探望朋友,或再次探訪一個地方,也有些時候,旅行就是為了去看看那些未看過的風景,讓自己在一個陌生的地方,更容易地打開心扉,接納新的想法,再重新檢視一遍原來的自己。如果只一心想著買貨,計算生意的營運,其實壓力會滿大的,我發現,我甚至有時會失去本來的審美的判斷。

我心裡知道,自己算不上一個生意人,說是店長,但在經營的,是一個空間,多於一種營生,我還是未學會如何好好計數,未學會如何把生意做得更好。「生意人」於我並非一個貶義詞,而是一個中性的身份的指向。我有時會感到迷茫,覺得自己沒有做得很好,就像我會覺得自己稱不上是詩人,因為我沒能把詩寫得更好一點。

個性是一個決定性因數,能力也是。當然我比較傾向於對個性的尊重——那我就可以放輕一點對自己能力不足的批判了(很會自我安慰)。「做生意好難啊」這句話,這年似乎說得比往時多,那也很好,至少代表我開始正視我多重身份中的店長這個身份了,至少我意識到了,在「生意」那一塊上,我仍有很多不足,注意到,常常想起,會反覆思考,如果往正面發展下去,有天說不定就能有所進步。

關於旅行,我有一個旅伴M,她是我的travel buddy,我們倆常常一起出遊,我老是打趣說,我們不是一起旅行,而是M帶我去。其實這也是實話,我對編排行程非常抗拒,完全沒有天份,也不敢興趣,不是說真的做不來,但我負責的話,會感到相當困難和痛苦。所以既然她不介意,我都會把這部份的工作全部交給她,我負責的……就是準時在機場出現而已,哈哈。旅行前可以的話,我們都會舉辦一次「旅行茶會」,以前旅行團不是都會有這種茶會嗎?出發前與其他團友會面,互相認識一下,聽聽行程安排之類,還會有茶點。出發前,我和M也會特意相約見面,通常是晚上,然後她會給我一次行程安排的簡介,中間如果有甚麼想法,就一起去調整,而我們會把茶換成酒,茶點換成下酒菜。

《在旅行中回憶上一次旅行》是鴻鴻一本詩集的名字,我在多年以後才發現,他的詩影響了我很多,當然這是另一個題目。詩人的敏銳在於,他們總是能用最精鍊的文字,寫出核心。這一句話,大概是每個旅者看過一次,都忘不了的一句。因為我們每次在途上,也在回憶上一次的旅行。我和M都無法躲開這種宿命,在台南時想起緬甸,那同樣細小的機場,奇妙地有著一樣的風景;在日本魚津的溫泉酒店,記起在水見吃過的盛宴,始終對那沒吃完的炸雞感到抱歉;在柏林的天台酒吧吹著風,就想起在浦甘追趕不來的日落;在赫爾辛基的市集,會想起東京的小市集,那次未有買下的水瓶,和後來被打破的杯子。

我們在旅行中花很多時間回憶上一次旅行,然後再花可能一樣多的時間,想像下一次旅行。我喜歡這樣的出遊,過去、現在與未來重疊,在旅行的想像裡,我們把所有溫暖的記憶重新感受一遍,還可以幻想一遍未發生的。

旅行中的狀態也是有趣的,總是覺得難以在生活進行中,思考生活的本質,那麼旅行大概是一個折衷的方法,讓我可以暫時從原來的生活中抽離——只是一種想像中的抽離,我始終活著,也只能一邊活著一邊思考活著的意義——但這種抽離如此重要,換一個環境、身份、位置,去看看自己,或好好抱一下自己。因為是過客,而更放得開,願意與人交談,也因為有時限,而更珍惜每個當下,遇見的人或物,一杯咖啡一口蛋糕,都是珍貴的可一不可再的。

旅行之所以美好,有時大概就是因為,這種可一不可再的想像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