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日誌 ]

早上先往九龍塘工作,狀態不算很好,覺得自己沒想像中那麼害怕,但也沒有做得很好。新的工作就是一種新的挑戰,我沒想過我會接下這個案子,然後還要答應下一次。我會有膽怯的時候,但是有時,也想看看自己的界限到底有沒有擴闊。

工作完成了跑到觀塘去,準備下一個工作會議,中間大概是兩小時的空檔,整理一下混亂的思緒,然後在朋友工作室的沙發上小睡一會。半小時的睡眠,竟然也作夢了,夢那麼平常,幾乎以為是真的,直到在人聲中轉醒。

用腦其實是非常消耗體力的事,回想以前仍有全職工作,下班後總會不由自主在公車上昏睡,這天晚上會議結束後,我在公車上瞬間便進入昏迷狀態。這是有用過腦的證明啊,不過其實我不是聰明人,有時氣力花了,也沒想出什麼好的點子,只能反覆再思量。

這一年好幾件重大的事會進行,看著自己的日程表,已計劃到五月,然後年尾還有兩件大事要發生。我也不大清楚為什麼我會想作新的嘗試,做一些我沒做過也可能不擅長的事。但是我想試試,如果我盡力的話,可以做到多少,做到甚麼。變動之中有不適,但也有興奮與期待。

最近食慾不振,原因可能很多,與人交往上的問題,被討厭的陰影與委屈,對自己的質疑。哭也哭不出來的時候,也真的蠻不容易。直到交出一份稿子之後,情況才慢慢好了一點。我總是想很多,但仍覺得想得不夠周全。我想我會慢慢回到軌道上的,不是失去了自己的節奏,反而更接近想要慢慢改變本來的節奏。而其間的心亂與沮喪,可能也是必然的吧。

我想抱自己一下,更想感激在這時候,仍在身邊陪伴著我的。我有多難頂,我也不是完全不知道的。謝謝你們。

===

照片攝於很久很久之前,魚旦拍的,那夜她替我拍了好多照片,煙霧瀰漫,卻像詩一樣。有天晚上翻找舊照時再見到它。那時大概是我在天后劏房獨居的日子,有時半夜會想起那段時光,悲慘、混亂、難堪、無法獨活。當時只想逃離,過後才明白,我已錯過了可以一個人生活的時光。

廣告

新愛的,跨過去就可以了,我仍然對以後充滿期待,如果分離是必然的,也不過是告訴我,分岔的路口確實在那裡,不要躲開沒有僥倖。我已經學乖了不說永遠,但我心裡仍然會期盼,有些人有些事,能盡量長久,我不會說我一定一定會留下來,但是我其實一直一直有努力不讓我們走遠或失散。

那領悟有多痛,我想,我們都懂。抱一個。

照片攝於2016年12月 | 台北

[ 風裡有聲 ]

無法避開直視
但可以避開自己
詰問
與謎底

風很大,三月
吹亂了城市的節奏
海的味道變得混雜
有人相愛
有人並不
有一種顏色叫人分心
當他們親吻
彼此,如同親吻自身
當他們褪去餘溫
病就要來了
會好起來的如果
有解藥
有待回覆的留言
有刪去與贖罪
如果有人
先褪去襯衣
把身體還原
把夢拉回起點

趁天氣還好
在草地上跌倒
記住被擾亂的節奏
胸口裡有自由的律動
沉默裡有剖白
鬆開的手裡有愛情
風裡有聲
心裡有人

0330am 20180310

好像已經很久沒寫過情詩,又或者,其實我寫的,都是情詩,只是對象不同,有時無法被辨認出來。

[ 當我們談論聚合 ]

故意略去回郵地址上
國家的部分
拐向相反的彎角
把筷子分開收藏
七個數字的電話號碼
名字是假的
網頁已經荒廢
在山上踢掉左腳的鞋子
在泥裡埋下壞死的種子

當我們談論聚合
我們總是先要
面對分離

彼岸的煙火在霧裡糊掉
一幢更大的房子
構建一個家的概念
在冬夜,尤其
道別漫長而充滿折磨
一個世代
又一個世代
流浪的族群無辜的黑影
他們又唱起二十年前的歌
寄出不可能再收到的家書
一些舊人的名字被刪去
摘去花冠取蜜
舉手之間換日

主動提出對命運的考驗
命中注定要遇見的人
即將失散
分岔的路口
日常的問候
四年前的九月
你在那裡
你喜歡
那個顏色

用異見把人們區隔
砂子與石頭
能穿透的是水
是風
是失去的形體
可以點煙可以亂丟煙蒂可以放棄
為垃圾分類
可以歸一
可以歸零

可以一直把當下看成風景
可以把他者納入我們
可以縮小到重重墜落而不被察覺
可以凝視鏡像裡的真實
可以,為甚麼不
反正最好的
總是未被看見
反正最重要的
總是未來

0210am 20180202

===

早前受香港文學館邀請,為西九自由約「每月一詩」寫下這個,題目是「凝/聚」,但我腦裡浮現的,都是分離的細節。詩成了自由約文學扭蛋其中一員,有空的話週末到西九去,可以抽一個扭蛋看看。

活動詳情:https://www.facebook.com/TheHouseOfHKLiteratureFooTak/posts/1657306611022366

學習

後來,我突然不那麼想知道原因了。

我記得最困頓時,在收音機聽到兩位主持人說,如果我們總是看見另一個人的缺點,其實我們不放過的,是自己,我們害怕的是自己身上那同樣的缺點。我們可以試著記起他曾經發出過的光芒,想想那個人的好,不要太容易論斷別人,然後再好好的想想,為什麼我們不能接受自己那些部分。

人總是有許多面向,有壞,當然也有好,只能期望好的總是多一點。聽著時,那刻想到的是,如果我覺得不明所以的困惑,對方的困擾一定不會比我少。我的心情沉重,覺得受傷,那麼對方大概也一樣。我不能要求別人原諒,但我可以,首先原諒自己。

我想知道事情發生的因由與經過,那裡是轉折點,那裡是分岔路口,覺得我值得一個知道,甚至想可能當中有誤會呢,需要解釋,但靜下心來細想,如果我能夠讓人疏遠我討厭我,那應該不管如何,都有錯犯下了。我心裡想的解釋其實只是反駁與砌詞吧。想通的瞬間,所有感受逆轉了,心裡只想send love,隔空抱抱對方,也隔空跟對方說,我知道你一定也不好受,希望你會慢慢康復,重新對人有信心,也請珍惜你覺得值得珍惜的人,那完全不需要包括我在內,甚至好感也不用分給我。

只希望討厭我的人會感到好過點。如果有緣知道因由,那就再看看如何改正吧,看看如何做個好一點的人。就算無緣,也不要緊,我大概知道我可以怎麼走下去,需要改正的很多,可以變好的地方也很多,就慢慢來好了。想到有很大進步空間,不知怎麼的,竟然樂觀起來。(轉念可能就是這個意思,我也不太懂)

我想我當然不是個完美的人,我會有壞心眼的時候,而對人的好被忽略時,也會受傷,沒想要對人不好反而不好了起來,也會覺得委屈,但是這是我一定要經過的吧。絕交和被絕交,於我都不是新鮮事,但感恩的是,我終於學到更多,能夠以另一種心情和想法去面對。我長大了一點吧,有些關係,即使要割捨,我情願用原諒自己的心情去面對,我原諒我,也希望能送上最多的祝福給離開我的人。

真的,這一課,學了很多很多年,原來終於算是有所感悟,不敢說都做到,以我的資質,能了悟多一點,已非常感恩。對我來說有點突如其來,但是,我想這一定是最好的時機,去作這種結算,給我清算我的陰暗面,然後幫助我好好開展這新的一年。真的,我非常非常感恩,難受之後能有所醒悟,然後也有溫柔的意志向好。

謝謝。

[相處]

當大家都在養蛙時,我發現其實我就是那頭任性的蛙。你給我準備好溫暖的家,給我買書,背包裡隨時有好吃的,然後我就出走了,遇上許多新朋友,沿途給你傳照片、寄明信片,想像你應該會感到高興。

謝謝凌晨時份,當我在公車上想起我們能夠一起真的很好,你就在巴士站出現,接我回家。謝謝我們沒有那些drama,不用撕心裂肺才能證明有發生過。謝謝讓我覺得人生幾十年還是太短暫,以至老是怕活得不夠長久不夠用心。謝謝每次排名,都把我排在車子單車羽毛球足球之前。謝謝讓我想好好活著,想做個更好的人,以對得起每份好意與愛護,對得起早晨那杯咖啡與烘熱的麵包,對得起天冷時隨時準備好的暖水袋,對得起每次記住,對得起每次生氣。

相愛很難,相處更難,謝謝一直教我如何一起,並且以最溫柔的方式,即使我再懦弱無用,還是願意給我安慰,願意接受我,對我說不要緊,把我當作小孩,願意原諒我,願意如此大方,比我更快更容易就接受了那個我不愛的我。

太多事我們無法答應彼此,但我發現原來我們一直在努力,很努力地想要接近那個答應。有時會失敗有時會失約,但至少不要失散,不要輕言放棄,不要忘記彼此原本的面貌,那個睡醒時懵懂的樣子,記住當初,也記住每天在相處裡,那些微小而實在的細節,裡面都是美好卻常常被略過,而它們,卻是組成我們人生最大比例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