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我們談論聚合 ]

故意略去回郵地址上
國家的部分
拐向相反的彎角
把筷子分開收藏
七個數字的電話號碼
名字是假的
網頁已經荒廢
在山上踢掉左腳的鞋子
在泥裡埋下壞死的種子

當我們談論聚合
我們總是先要
面對分離

彼岸的煙火在霧裡糊掉
一幢更大的房子
構建一個家的概念
在冬夜,尤其
道別漫長而充滿折磨
一個世代
又一個世代
流浪的族群無辜的黑影
他們又唱起二十年前的歌
寄出不可能再收到的家書
一些舊人的名字被刪去
摘去花冠取蜜
舉手之間換日

主動提出對命運的考驗
命中注定要遇見的人
即將失散
分岔的路口
日常的問候
四年前的九月
你在那裡
你喜歡
那個顏色

用異見把人們區隔
砂子與石頭
能穿透的是水
是風
是失去的形體
可以點煙可以亂丟煙蒂可以放棄
為垃圾分類
可以歸一
可以歸零

可以一直把當下看成風景
可以把他者納入我們
可以縮小到重重墜落而不被察覺
可以凝視鏡像裡的真實
可以,為甚麼不
反正最好的
總是未被看見
反正最重要的
總是未來

0210am 20180202

===

早前受香港文學館邀請,為西九自由約「每月一詩」寫下這個,題目是「凝/聚」,但我腦裡浮現的,都是分離的細節。詩成了自由約文學扭蛋其中一員,有空的話週末到西九去,可以抽一個扭蛋看看。

活動詳情:https://www.facebook.com/TheHouseOfHKLiteratureFooTak/posts/1657306611022366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