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倒與命中

//今天我從樓梯上摔下來了。

雙手高舉不算重的空箱子,嘗試把空箱從A點(樓梯上)移往B點(當時我還未做好B點的決定),右肩頭因為受傷而微微傾側,腳下於是踏空。

重重的摔在地上。箱子和我。

無人的空間裡,我既是投手,也是被擲出的物件,我擲出了箱子和自己。在狹小的空間裡,我們同時落在剛剛好空置的位置上,箱子奇妙地,並未在失衡的瞬間被扔向任何傢具或物件,只是剛好落在地板上完全空蕩蕩的位置,我也一樣。彷彿一記精準的投擲,箱子和我被擲出,既沒有擊中任何東西,也未為彼此帶來任何損傷。

如果當時有任何觀眾在場,大概會為這一記摔倒的『剛好』擊節鼓掌吧。四週隨意散落著樺木做的矮櫈、經不起撞擊的陶瓷與玻璃杯碟、邊緣堅硬得帶著某種鋒利的金屬機器、剛揑好成形脆弱而帶著希望的陶器——而我們的摔倒,正中空白的紅心。

彷彿那空白並非出於偶然,整個場景,是經過精準計算的舞台,透明的膠帶在地上劃下了記號,指示著演員的落點。而我,這名唯一的演員,完美地演出了這一幕。

這是我一生中其中一次值得記住的,難免會讓人疑心的命中——也許在墜落的瞬間,物件以瞬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悄悄地自行移開了。或者也有這種說法:肉眼看不見的命運之手 / 神明 / 天使,悄悄地移開了死物與生物(我)受傷的可能。

就是這種程度的命中。

摔倒與命中,於生命中件何時間點同時出現的時候,都帶有某種強烈的隱喻性。

人生中充滿了各式各樣的隱喻,有些隱喻因為缺乏創造力而變得俗套,突然斷裂的手鏈、被意外掛掉的通話、遺失的鑰匙或指環、碎掉的玉器,諸如此類。我們能輕易為各種狀況套入意義,解讀出在某種層面上帶有公共性的意味,以便穩妥地維持群聚的生命形態(這大概又是需要另開篇章獨立討論的題目)而摔倒與命中,確切隱含著某種意義,卻又無法立即被套入一種不容置疑的論述之中。

而摔倒的痛,在同一時間,變得如此輕省不礙事。隱喻的全貌,在精確的摔倒的瞬間,變得比痛真實,和更具吸引力,或者可以這樣說,隱喻現在,已凌駕於身體、思考、行動,成了最真切、急切需要被注視到的,一種具體的意義。一種已具備實體的意義。

當我仆倒地板上無法爬起來的時候,內心非常篤定,摔倒與命中,這當中必然存有某種無法被錯讀的隱喻,只是我還未能準確解讀而已。

而上一次能如此篤定的時刻,到底在何時,我已無法確認。

也許在更衣出發往某個夏天的鐵路車站之時,也許在某個交通燈被擊毀的十字路口上,車子被重重撞擊的一瞬。

摔倒與命中同時發生,電光火石的瞬間被無限延伸至接近永恆,不斷於某個未知的時空領域重演,被修正,再被模糊掉,直至涉事者皆無法確認。//

《留一扇窗》

2021.5.16 0340am

照片攝於2019年/ 柏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