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動的其實是時間]

他們走過很長的路來到這裡
他們翻越過的山嶺終於也給移平
沒有人迎接
蛋糕與鮮花
幻想
有一種光線只夠把自己照亮
而我們迷失在自己的光裡
不思考的人生
不及思考人生的部份
平攤在眼前
撫平皺摺
舒展身上的每個傷口

貓兒翻身
再翻身
翻過了一輩子
順與逆同行
前者是夢後者也是夢
沙發上無止盡的沉睡
身體中央微微發熱
沉迷一種香氣
在今世再遇前生
在沉靜裡領略微小

即使漫長到叫人不忍
他們依舊向前
我們稱之為文明
進步、發展、向上、摧毀
我們命名各種事物狀況
把所有凝定
脫離當下
留下來
存世

然後直到再次被遺忘
然後直到再次被命名
變動的其實是時間
高低與起伏之間的間隙
能穿越也能折返
只是我們看不見
我們捉摸不到

0333pm 20181008

[ 有一些人在夜裡著涼 ]

35272193_2117073985171311_1553861718210248704_o

如果有風,就必須前行
在暗夜裡細聽順行的軌跡
輕微的偏離
有一種不被理解的語言
夢境裡遊歷

有一個世界顯得那麼遠
有一些人在夜裡著涼
披上他人的襯衣
無法被拆解的謎語
剛剛張開的手
手心裡長出花朵
紮根了便會痛
不著地會凋零
如水的涼
如此或那樣
留給後來者可辨的足跡
側臉的剪影
剪開每段糾纏
手與手,足踝與足踝
時間在身體裡流動
空氣裡有樂音
心跳一樣微弱
如果反覆唱頌
同一首歌
在更廣大複雜的意涵裡
剖開一生的闊度
可以翻來
可以覆去
可以重新開始
可以當下終結

如果,我只是說如果
夜裡有風
有著涼的人哭了

0116 20180615
0303 20180615

[ 獨處 ]

33777440_2108885005990209_5524334944983187456_o

重讀一遍自己的詩,開始不確定把它們結集,除了對我有意義外,對他人呢?這真是一個叫人糾結的問題。

重讀需要時間,也需要勇氣。重新面對每個階段每個年歲的作品,與自己。有很喜歡的部份,也有想要躲開覺得煩厭的部份。寫得好與不好,有時並不影響作者本人的閱讀,倒是寫的是甚麼,想跟誰對話,想說甚麼,影響更大。

感謝能夠有一個人獨處的時間,離開愛我的,或我愛的人,就只有自己一個,重讀一遍這十多年間的作品。詩比日記紀錄了更多秘密與情感,好多謎語好多喃喃自語,也有很多情緒,對人對世界對自己。因為知道會覺得沉重,所以更想獨自去面對這個過程。把詩翻開,把自己翻開。

在海邊,聽著浪,喝著酒,一個人。這大概是最好的場所與處境了,當我需要與自己面對面時。我有時會想,也許我總是花太少時間獨處,才會容易寂寞。如果我不對自己感到害怕,我不去躲開自己的時候,一切又會怎樣呢。

創作有時,會讓人感覺非常的孤絕。但同時,又那麼快樂,不想放手。詩是我最後的安慰,我知道,假如世界越來越壞,我越來越無法愛自己,我就只剩下它了。唯有它讓我坦白,讓我不能隱藏。其實我不知道為什麼,非得要找一個空間對自己坦白到,連流淚都不行。但是,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不認還是要認。當我親口向他人說,我想成為怎樣的人,我卻仍不肯接受自己,又如何能給出更多。

一輩子的事,我就用一輩子去完成好了。而詩集,嗯,今年之內完成吧。總有更好的未被寫出來,那就留給未來去寫好了。

直覺今夜會睡很好呢。也許我並非無法一個人睡,我只是害怕,我可以。我今夜很樂觀,是病要好起來了吧。也許今夜會夢到自己了,我正期待著。

0358 20180529

今夜點給自己的歌
https://m.youtube.com/watch?v=IUc3_akRgPE

[ 不注定要遇見你 ]

41434806522_9b3d447eb0_o

必須以安靜來換取
兩人並肩的可能
安靜到容不下指尖的顫動了
而你說,我的呼吸都是粗糙的
我該慶幸我曾被打翻
散落一地
爾後
不管如何重組
本來已經無法還原
有一節遺失的指頭
大概在沙發底下
有一次被吻過的髮端
大概已隨塵埃落定

未唱的歌過期了因而走調
未被褪下的皮膚變成藤蔓
在夢裡開花
有一種語氣叫人無法不懷念
有一種手勢叫人碎裂成
無數光點
立地成佛

被單上留著日曬的陰影
我們後來的憑證
相信我,鑰匙從來無法打開任何一道門
只能用作拋擲與歸還
有時,給車子新的疤痕
是隱喻是情書是憑弔的道具
洶湧的象徵與本義
被帶走的幾本書
被暗中偷走的簽名
而你的氣味一直在消失
比季節退場更兇猛
還未說完的話在唇邊
被另一個吻接住
就成了永遠的謎底

必須說的只能無聲
必須推開的最終拉到身體裡去
狠狠地植根
不明所以的咒語
不能直接告白不管以觸碰以想像以
呼出的半口氣
折斷的長髮
突然被驚醒的夢

一串白色的汽球昇起
只需要幸福的意象
即使越來越浮淺
輕與軟有它的好
他們喜歡談論一見鐘情
與永恆的命中注定

而我
不注定要遇見你
我當然知道

0417 20180509
0514 20180510

給 j,後來我發現就是那樣而已。

[ 分岔 ]

31939854_10157334801317678_3598932330598629376_n

時間的分岔讓我們相遇
光點在車窗外逆風飛行
你問我終點
冷卻的熱咖啡
浮起失去香味的油脂
用破損過的指尖點煙
翻開沒有結局的預言書
用破損過的諾言
刪掉車票上的日期
我們來到,倒數的最後一頁
我們終於來到這裡
無人的,月台上

喧鬧的城市在凝視裡靜止
我們不問前世
也不確定今生
如果同一個夢必須有人首先轉醒
來到未被發現的最後一小時
我們也有並肩的可能
以最輕的聲音閒聊
以最迂迴的方式告白
上一次被你捉緊過的手
那些散落的靈魂
酗酒的人在路上跳舞
上一次被記住的清晨

時間的分岔讓我們相遇
再把我們推開
地圖仍在,只是路線已經消失

0603am 20180502

照片由choman拍攝,來自「離騷幻聽︰visaul jam concert」上江記的作品。

[ 不要被聽見 ]

40763551894_3ea7eb2521_o

別以你的聲音連接
中間所有曲折
迂迴下去
折返
又重回起點

時間不停行進
或快
或慢
各自的宇宙
各自的漫天星火
點一根煙
有各自的安靜
獨處的安寧

別把門打開
放一杯暖水在門外
讓眉頭在夢裡開花
燦爛如初次直視
剛好落在腕上微熱的光
剛剛被打翻的玻璃瓶子

不要被看見
觸碰到的都是距離
在霧裡,高樓都是幻覺
從來沒有人縱身躍下
只有在原地
一直的陷落
有時快樂
有時難過
不合理的故事情節
過多的臆測
太少能被捉緊的瞬間
太膽怯的告白
太暖的手
太冷的夜晚與清晨

不要被聽見
太多的夢話
太漫長的清醒

0544 am 20180418
照片攝於朋友家中,這個女生,幾乎怎麼拍就怎麼好看。

[ 風裡有聲 ]

無法避開直視
但可以避開自己
詰問
與謎底

風很大,三月
吹亂了城市的節奏
海的味道變得混雜
有人相愛
有人並不
有一種顏色叫人分心
當他們親吻
彼此,如同親吻自身
當他們褪去餘溫
病就要來了
會好起來的如果
有解藥
有待回覆的留言
有刪去與贖罪
如果有人
先褪去襯衣
把身體還原
把夢拉回起點

趁天氣還好
在草地上跌倒
記住被擾亂的節奏
胸口裡有自由的律動
沉默裡有剖白
鬆開的手裡有愛情
風裡有聲
心裡有人

0330am 20180310

好像已經很久沒寫過情詩,又或者,其實我寫的,都是情詩,只是對象不同,有時無法被辨認出來。

[ 當我們談論聚合 ]

故意略去回郵地址上
國家的部分
拐向相反的彎角
把筷子分開收藏
七個數字的電話號碼
名字是假的
網頁已經荒廢
在山上踢掉左腳的鞋子
在泥裡埋下壞死的種子

當我們談論聚合
我們總是先要
面對分離

彼岸的煙火在霧裡糊掉
一幢更大的房子
構建一個家的概念
在冬夜,尤其
道別漫長而充滿折磨
一個世代
又一個世代
流浪的族群無辜的黑影
他們又唱起二十年前的歌
寄出不可能再收到的家書
一些舊人的名字被刪去
摘去花冠取蜜
舉手之間換日

主動提出對命運的考驗
命中注定要遇見的人
即將失散
分岔的路口
日常的問候
四年前的九月
你在那裡
你喜歡
那個顏色

用異見把人們區隔
砂子與石頭
能穿透的是水
是風
是失去的形體
可以點煙可以亂丟煙蒂可以放棄
為垃圾分類
可以歸一
可以歸零

可以一直把當下看成風景
可以把他者納入我們
可以縮小到重重墜落而不被察覺
可以凝視鏡像裡的真實
可以,為甚麼不
反正最好的
總是未被看見
反正最重要的
總是未來

0210am 20180202

===

早前受香港文學館邀請,為西九自由約「每月一詩」寫下這個,題目是「凝/聚」,但我腦裡浮現的,都是分離的細節。詩成了自由約文學扭蛋其中一員,有空的話週末到西九去,可以抽一個扭蛋看看。

活動詳情:https://www.facebook.com/TheHouseOfHKLiteratureFooTak/posts/1657306611022366

[ 幾處,或全部 ] 給T

把自己攤開
檢視每一寸皺摺
細微的變動
猶豫的運行
向誰求救
命運的行轉叫人默然
但那首歌,一直在唱
我們期望帷幕降下
有掌聲
至少有終結
但那首歌

沒有被應允過的完結
突然的開始
爾後再漫長地延伸
喝一杯足以解渴的水
吃一口足以充飢的蛋糕
生命被分拆成各樣細節
隨時翻一個身
停步然後等待綠燈

把紙牌翻開
解讀想像中的未來
花結成果,樹長成林
成群的天使翻倒聖杯
一連串星光閃耀
雷擊中高塔
一邊吃著酒
集中討論畫象的風格
回眸的黑貓
赤身露體牽手的情人

不為意象所動搖
絕不坦白,不願意被剖開
以迂迴的方式告白
被迴避的何止問候
還有那深藏的疑慮
一路走來的順逆
剛剛削好蘋果的皮
才發現已經厭倦彼此
一時的歡愉始終值得
過後的卻再不是虛空或無
只有滴過的汗
氧化的身體
只有被換掉的名字
與漸漸行遠的舊人

想像一場未下完的棋
未完
沒有勝負
可以看輕對手
想像一場下完的棋局
曾經策動的計算
曾經的勝利與翻轉
越接近越不可即
越逃避越顯而易見
有時我們的想像

比紙
更薄——

有時我們不過在尋找更厚的一張紙
足以承載一些舊人
足以承載深埋在陰暗裡
被吻過的
幾處
或全部

201712228 0250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