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秒長大 ]

35941623445_f8b7cee5b2_o最近好多活動需要宣傳,面書上,發的都是宣傳的文章,其實有點覺得對不起被洗板的朋友。又其實我自己心裡有排位,於是禁不住又對被排在後面的,有一點內疚。

遠方的朋友說,你最近好像一直崩潰,我說是啊,但一直崩潰不太好,跟洗板一樣會叫人感到煩厭,我決定還是直接變任性好了。會說笑證明其實我還好,也許很好也說不定,朋友們真的不用擔心。

這幾天老是在想,讓我突然出走幾天吧,手機放下,電腦遠離,也許讓我突然又變回那個跟朋友一起吃著酒亂跳舞的我吧。我想,連計劃也省去,那一天覺得ok,就起行。有了任性的可能,就覺得一切都很好。

今天晚上在貘記舉行了第二次的「尋找內在小孩」workshop,結果我還是無法靜下來加入其中。有點可惜,但坐在遠一點的距離,感受著那個氣氛,或是說,那種能量,感覺很好。跟導師聊天的感覺也很好,他的聲音很動聽,大概和某種頻率有關,我們各自吃著自己的飯盒閒話家常,就像已認識了一段時間一樣,沒有不安,沒有覺得必須一直講話以免冷場。我想我終於慢慢變得自在一點了。

對陌生人/不太熟悉的人,總有著距離感,暗暗會不安,會害怕(雖然不知道怕甚麼)但最近好像都有變好一點點。也開始願意打電話--給朋友。陌生人還是有點怕,仍然很害羞,為了強裝我ok而亂講話的情況依舊,雖然沒有好轉,但沒有變更壞已經非常感恩。

伙伴們說「一秒長大」,有時的確有這種感覺。而我剛剛長了一歲啊,但還是跟長大距離很遠似的。變老,但不等於長大了,又或者,其實長大從沒有終點吧,都是一秒間,或十年過去了,才出現的突變。時間其實從來沒有答應我們,它會以一樣的速度過去,只是我們以為,它固定不變而已。

我是不是又開始寫網上日記了 ,而其實我小小的筆記本也是我的日記,越忙越想記下來的事,實在太多。因為中間,有很多心情的變換,很多感受,也有很多得著。願我真的都會記住,把這些那些,都留在心裡。套夏宇的說法,老了都拿來下酒。

ps 照片裡那個玩偶我叫他小朋友,也許我心裡一直希望,我不會厭棄我裡面那個小孩子一樣的我,我想有天我終於會能與她會面的,然後,我會好好抱著她,也讓她好好的抱抱我。

一秒長大 日記 日常

廣告

[ 忍耐 ]

31894064713_d9db952b77_o

想念,然後是忍耐。

有時會想,這可能就是長大成人的證明了,能把想念留在心裡,好好收藏,好好感受每一次突如其來的失神,胸口每一下不由自主的跳動,享受脱序,重新思考距離的實際長度,把過程盡量延長,甚至,讓過程成為結果。

因為想念而發現溫度改變了,發現味覺更敏感,發現香水的層次,風的轉向,甚至把幻覺實體化的能力,把幻聽寫成樂章,重新發現夢和現實的交接點,迂迴而幽暗,暗淡卻飄著浮光。

也可以暗地假設思念是雙向的,因此在牽腸掛肚之餘,仍能留有一點假設的甜蜜,在張開的手臂裡,會有一個模糊的身影填滿蒼白,甚至帶著某種神秘的餘溫。反正有些事永遠無法求證,而想念是這麼個人的事,幾乎就是單戀的代名詞。

0604am 20180331

[ 工作日誌 ]

早上先往九龍塘工作,狀態不算很好,覺得自己沒想像中那麼害怕,但也沒有做得很好。新的工作就是一種新的挑戰,我沒想過我會接下這個案子,然後還要答應下一次。我會有膽怯的時候,但是有時,也想看看自己的界限到底有沒有擴闊。

工作完成了跑到觀塘去,準備下一個工作會議,中間大概是兩小時的空檔,整理一下混亂的思緒,然後在朋友工作室的沙發上小睡一會。半小時的睡眠,竟然也作夢了,夢那麼平常,幾乎以為是真的,直到在人聲中轉醒。

用腦其實是非常消耗體力的事,回想以前仍有全職工作,下班後總會不由自主在公車上昏睡,這天晚上會議結束後,我在公車上瞬間便進入昏迷狀態。這是有用過腦的證明啊,不過其實我不是聰明人,有時氣力花了,也沒想出什麼好的點子,只能反覆再思量。

這一年好幾件重大的事會進行,看著自己的日程表,已計劃到五月,然後年尾還有兩件大事要發生。我也不大清楚為什麼我會想作新的嘗試,做一些我沒做過也可能不擅長的事。但是我想試試,如果我盡力的話,可以做到多少,做到甚麼。變動之中有不適,但也有興奮與期待。

最近食慾不振,原因可能很多,與人交往上的問題,被討厭的陰影與委屈,對自己的質疑。哭也哭不出來的時候,也真的蠻不容易。直到交出一份稿子之後,情況才慢慢好了一點。我總是想很多,但仍覺得想得不夠周全。我想我會慢慢回到軌道上的,不是失去了自己的節奏,反而更接近想要慢慢改變本來的節奏。而其間的心亂與沮喪,可能也是必然的吧。

我想抱自己一下,更想感激在這時候,仍在身邊陪伴著我的。我有多難頂,我也不是完全不知道的。謝謝你們。

===

照片攝於很久很久之前,魚旦拍的,那夜她替我拍了好多照片,煙霧瀰漫,卻像詩一樣。有天晚上翻找舊照時再見到它。那時大概是我在天后劏房獨居的日子,有時半夜會想起那段時光,悲慘、混亂、難堪、無法獨活。當時只想逃離,過後才明白,我已錯過了可以一個人生活的時光。

新愛的,跨過去就可以了,我仍然對以後充滿期待,如果分離是必然的,也不過是告訴我,分岔的路口確實在那裡,不要躲開沒有僥倖。我已經學乖了不說永遠,但我心裡仍然會期盼,有些人有些事,能盡量長久,我不會說我一定一定會留下來,但是我其實一直一直有努力不讓我們走遠或失散。

那領悟有多痛,我想,我們都懂。抱一個。

照片攝於2016年12月 | 台北

[ 風裡有聲 ]

無法避開直視
但可以避開自己
詰問
與謎底

風很大,三月
吹亂了城市的節奏
海的味道變得混雜
有人相愛
有人並不
有一種顏色叫人分心
當他們親吻
彼此,如同親吻自身
當他們褪去餘溫
病就要來了
會好起來的如果
有解藥
有待回覆的留言
有刪去與贖罪
如果有人
先褪去襯衣
把身體還原
把夢拉回起點

趁天氣還好
在草地上跌倒
記住被擾亂的節奏
胸口裡有自由的律動
沉默裡有剖白
鬆開的手裡有愛情
風裡有聲
心裡有人

0330am 20180310

好像已經很久沒寫過情詩,又或者,其實我寫的,都是情詩,只是對象不同,有時無法被辨認出來。

[ 當我們談論聚合 ]

故意略去回郵地址上
國家的部分
拐向相反的彎角
把筷子分開收藏
七個數字的電話號碼
名字是假的
網頁已經荒廢
在山上踢掉左腳的鞋子
在泥裡埋下壞死的種子

當我們談論聚合
我們總是先要
面對分離

彼岸的煙火在霧裡糊掉
一幢更大的房子
構建一個家的概念
在冬夜,尤其
道別漫長而充滿折磨
一個世代
又一個世代
流浪的族群無辜的黑影
他們又唱起二十年前的歌
寄出不可能再收到的家書
一些舊人的名字被刪去
摘去花冠取蜜
舉手之間換日

主動提出對命運的考驗
命中注定要遇見的人
即將失散
分岔的路口
日常的問候
四年前的九月
你在那裡
你喜歡
那個顏色

用異見把人們區隔
砂子與石頭
能穿透的是水
是風
是失去的形體
可以點煙可以亂丟煙蒂可以放棄
為垃圾分類
可以歸一
可以歸零

可以一直把當下看成風景
可以把他者納入我們
可以縮小到重重墜落而不被察覺
可以凝視鏡像裡的真實
可以,為甚麼不
反正最好的
總是未被看見
反正最重要的
總是未來

0210am 20180202

===

早前受香港文學館邀請,為西九自由約「每月一詩」寫下這個,題目是「凝/聚」,但我腦裡浮現的,都是分離的細節。詩成了自由約文學扭蛋其中一員,有空的話週末到西九去,可以抽一個扭蛋看看。

活動詳情:https://www.facebook.com/TheHouseOfHKLiteratureFooTak/posts/1657306611022366

學習

後來,我突然不那麼想知道原因了。

我記得最困頓時,在收音機聽到兩位主持人說,如果我們總是看見另一個人的缺點,其實我們不放過的,是自己,我們害怕的是自己身上那同樣的缺點。我們可以試著記起他曾經發出過的光芒,想想那個人的好,不要太容易論斷別人,然後再好好的想想,為什麼我們不能接受自己那些部分。

人總是有許多面向,有壞,當然也有好,只能期望好的總是多一點。聽著時,那刻想到的是,如果我覺得不明所以的困惑,對方的困擾一定不會比我少。我的心情沉重,覺得受傷,那麼對方大概也一樣。我不能要求別人原諒,但我可以,首先原諒自己。

我想知道事情發生的因由與經過,那裡是轉折點,那裡是分岔路口,覺得我值得一個知道,甚至想可能當中有誤會呢,需要解釋,但靜下心來細想,如果我能夠讓人疏遠我討厭我,那應該不管如何,都有錯犯下了。我心裡想的解釋其實只是反駁與砌詞吧。想通的瞬間,所有感受逆轉了,心裡只想send love,隔空抱抱對方,也隔空跟對方說,我知道你一定也不好受,希望你會慢慢康復,重新對人有信心,也請珍惜你覺得值得珍惜的人,那完全不需要包括我在內,甚至好感也不用分給我。

只希望討厭我的人會感到好過點。如果有緣知道因由,那就再看看如何改正吧,看看如何做個好一點的人。就算無緣,也不要緊,我大概知道我可以怎麼走下去,需要改正的很多,可以變好的地方也很多,就慢慢來好了。想到有很大進步空間,不知怎麼的,竟然樂觀起來。(轉念可能就是這個意思,我也不太懂)

我想我當然不是個完美的人,我會有壞心眼的時候,而對人的好被忽略時,也會受傷,沒想要對人不好反而不好了起來,也會覺得委屈,但是這是我一定要經過的吧。絕交和被絕交,於我都不是新鮮事,但感恩的是,我終於學到更多,能夠以另一種心情和想法去面對。我長大了一點吧,有些關係,即使要割捨,我情願用原諒自己的心情去面對,我原諒我,也希望能送上最多的祝福給離開我的人。

真的,這一課,學了很多很多年,原來終於算是有所感悟,不敢說都做到,以我的資質,能了悟多一點,已非常感恩。對我來說有點突如其來,但是,我想這一定是最好的時機,去作這種結算,給我清算我的陰暗面,然後幫助我好好開展這新的一年。真的,我非常非常感恩,難受之後能有所醒悟,然後也有溫柔的意志向好。

謝謝。

[相處]

當大家都在養蛙時,我發現其實我就是那頭任性的蛙。你給我準備好溫暖的家,給我買書,背包裡隨時有好吃的,然後我就出走了,遇上許多新朋友,沿途給你傳照片、寄明信片,想像你應該會感到高興。

謝謝凌晨時份,當我在公車上想起我們能夠一起真的很好,你就在巴士站出現,接我回家。謝謝我們沒有那些drama,不用撕心裂肺才能證明有發生過。謝謝讓我覺得人生幾十年還是太短暫,以至老是怕活得不夠長久不夠用心。謝謝每次排名,都把我排在車子單車羽毛球足球之前。謝謝讓我想好好活著,想做個更好的人,以對得起每份好意與愛護,對得起早晨那杯咖啡與烘熱的麵包,對得起天冷時隨時準備好的暖水袋,對得起每次記住,對得起每次生氣。

相愛很難,相處更難,謝謝一直教我如何一起,並且以最溫柔的方式,即使我再懦弱無用,還是願意給我安慰,願意接受我,對我說不要緊,把我當作小孩,願意原諒我,願意如此大方,比我更快更容易就接受了那個我不愛的我。

太多事我們無法答應彼此,但我發現原來我們一直在努力,很努力地想要接近那個答應。有時會失敗有時會失約,但至少不要失散,不要輕言放棄,不要忘記彼此原本的面貌,那個睡醒時懵懂的樣子,記住當初,也記住每天在相處裡,那些微小而實在的細節,裡面都是美好卻常常被略過,而它們,卻是組成我們人生最大比例的部分。

[ 顧店日誌 ]

何記【修陶是修行】展覽完結,感謝來看展的,也感謝在展覽過程中有過的討論與磨合。

從灣仔搬到上環,不經不覺已有一年時間,空間變換,令貘記有了新的面貌,也需要時間去摸索及適應,這次展覽讓我有了一些新的想法,也對貘記有了另一些想像,在固定的空間裡,如何有更多的流動性,辦展時,如何與各方面有更好的溝通,還有對自身的,關於身份的自覺與自信等等,都是未來要好好思考的。

辦展覽是有趣的,讓貘記換一個模樣,也是與人(展覽者、觀眾)共享空間的一種形式,中間當然會有意料之外的狀況——實在每天大門打開,都會有。狀況出現,有時看似的是限制,但沉澱過後,會發現所謂限制也是一種對自己與他者的了解,了解過後,便能有更多可能與發揮的空間。

在這個叫人窒息的城市,當窒息與壓抑都成了常態,那就深呼吸一口氣,再去發掘更多新的可能好了,如果限制必然存在,我希望,最後我們能以創意來突破它,把邊邊框框收為己用,讓它們豐富作品,豐富我們的生命。

(好難啊,但誰說過活著是容易的。)

#圖文不符 #顧店日誌

My life to live

[ 道別 ]

有被深深淺淺的愛過,當然也有被嫌棄過。

接連幾個晚上在夢裡重遇故人,有發生過的,逐個走進夢裡,多年不見了,我們重遇,在不同的場景裡。

晚上的校園,四週安靜無聲,我們並肩走著,風有點涼,夏季已過,樹影下,片片黃葉。我們走過飯堂,走過游泳池,校園依然保留著舊日的模樣,我想怎麼可能呢明明已經拆毀了的大廈,竟然仍舊原好,一切如舊,美好而不真實,而我在夢裡竟然沒發現這個破綻。

游泳池已經乾涸,我問,那年你真的跑到池底了嗎。他只是微笑,跟我說,我是那時候,他唯一一個,會對游泳池感興趣的朋友,在那個寂寞的冬天,唯有我,會接通他在池底打出的電話,隔著電話陪他觀看夜空中,無法數算的星光。有些事情他分辨不來,我也一樣,但是我始終記得,那年被看透了的感動,也記得,有人任我一直緊握著電話而無語,我想,那是心靈相通的瞬間。

如今我們終於能夠,一起親眼觀看那漫天星光。電話接通了,多年以後,那片風景,在夢裡才終於被接通。

然後,另一夜,場景轉換,在海邊。

浪拍打著堤岸,我和另一個他坐著,背靠高高的石牆,細數不再見面的日子裡,各自的生活,我說起家裡的事情,之前爸爸入院動過手術,時間非常用力地打了我一巴掌,殘忍地告訴我,每個人都會老去,變得成熟之後,慢慢地也會變得虛弱。我在夢裡哭了,然後他說我一直不變的,是愛哭。我說我長大了,也變老了,所以才終於可以和你這樣,平靜的說話,不再口不對心,不再意氣用事,不再用說笑帶過所有本來要說的心事。

我們一起看海。他好像唱起了一首歌,但我已經忘了是那一首,也許他並沒有真的唱過什麼,雖然他的歌聲並不怎麼樣,只是我真的曾經希望,有一天他會為我唱一首歌。於是,在夢裡,我有了這首歌。

第三夜,另一個人,我們相約在街上會合。

容顏在夢裡大概不老,我在夢中想,這些年了,他看上去仍跟當年一樣。我抬頭看著眼前這個人,臉上依舊帶著一副無害而溫柔的微笑,眼睛瞇成線,彷彿隨時會伸手摸我頭頂,對我說怎麼都好,到頭來都不要緊。曾經傷我很深的人,但每次見面我仍是會感到,我心裡確實有如此一個柔軟的部分,即使在夢裡,我也戒不掉,如習慣,始終會對這個人溫柔。我曾經努力想要變得堅硬,不為那微笑所動,不對任何動作折服,不喜也不惡,抹去這份溫柔吧,說不定也可以抹去受過的傷,可以否認有過的感情。

我們再見了,在夢裡,我告訴他,我曾經真的好喜歡你。但我不想再與你見面了,因為我無法確定,會面會否是另一次拐彎的可能,我只想保持現在的模樣生活下去,不需再重回舊時,也不需要再被同一個人觸動。

電影裡常常出現這樣的情節——如果那天你沒有拐過那個街角,你的生命以後會不會,就有了完全不一樣的發展——我一直以為,他就是我的街角,拐過了,就會走上另一道分岔,生命轉向,從此彼此將過上另一種人生。如果說,平行宇宙確實存在,他就是,我希望在某個時空裡,能和平共處好好相守的一個人。

我終於在夢裡,把這番話說出來,也終於可以,在多年以後,用力抱緊他,可以哭,可以生氣,可以原諒。不管如何反應如何激動,皆被允許,充滿體諒。我想要的,或者一直不過如此,不用陪我過日子了,但請讓我正當地哭出來,請讓我可以,把要說的都說出口。

我一直不知道,很愛和很受傷之間是否對等,但漸漸我發現了,所謂喜歡,皆有時限,只有當下,真的只有那一瞬,能獨自永恆。永恆是凝固的,並不一直延續。

我從來沒有這樣坦然面對過的人,為什麼突然都跑來與我見面了。夢醒後有點茫然,然後是安慰和感恩。夢是一個出口,有時也會是一個入口,我在現實中無法做到的事,終於在夢裡得到圓滿。

我跟朋友說,是不是我快要死了,他們都來跟我道別,並且如此的溫柔,朋友說,也許是一個新的階段要來了,一個新的開始將要展開,所以必須先好好道別。2017年並不易過,這是充滿無力感和迷失的一年,在年終的時候,夢給我情感上的總結,我想,那是一種恩賜,讓往事能好好畫上句號,讓我能清空內心的結,以迎接新一年。

雖然那不過是夢,我還是想要把它們記下來,並且好想向每個入夢的人道謝,謝謝你們來了,謝謝你們在夢裡如此的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