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動的其實是時間]

他們走過很長的路來到這裡
他們翻越過的山嶺終於也給移平
沒有人迎接
蛋糕與鮮花
幻想
有一種光線只夠把自己照亮
而我們迷失在自己的光裡
不思考的人生
不及思考人生的部份
平攤在眼前
撫平皺摺
舒展身上的每個傷口

貓兒翻身
再翻身
翻過了一輩子
順與逆同行
前者是夢後者也是夢
沙發上無止盡的沉睡
身體中央微微發熱
沉迷一種香氣
在今世再遇前生
在沉靜裡領略微小

即使漫長到叫人不忍
他們依舊向前
我們稱之為文明
進步、發展、向上、摧毀
我們命名各種事物狀況
把所有凝定
脫離當下
留下來
存世

然後直到再次被遺忘
然後直到再次被命名
變動的其實是時間
高低與起伏之間的間隙
能穿越也能折返
只是我們看不見
我們捉摸不到

0333pm 20181008

[ 回來吧 ]

眼鏡咖啡

有時會覺得一生實在太短,而一天卻太漫長。

在可以的時候用力擁抱,待在我身旁的,看似伸手可及,但想想,其實我們都跨過了很多很多,才能在這邊相遇,才可以停在伸手可及的位置。還有那難以言說的抗拒的部份,如何不再抗拒被觸及,願意打開,真正渴求活得更自在,抱存希望,記得愛。那些都不容易,朋友給我一句話︰慢慢來,比較快。記在心上,是很大的鼓勵。

即使在最無力的時候,沒有人明白那份孤絕,只是別人眼中的任性,也想要去抱住那份孤苦。抱不住不要緊,想,就很好。有了想像,便已開始接近了,不是嗎。

靈魂如果有約定,希望到後來,我們都能記起約定的初衷,然後好好過完這一生,完滿那份缺失。沒有人能夠填補的部份,原來一直在等我自己歸位。路看似很長,其實距離會在轉念間延長或縮短。我有時記得,有時會忘了。

#筆記

[ 坦白 ]

AA003

有時有些事有對錯,但並不絕對。我是這樣想的,因為所有都在變在流動。但我並非時刻能夠一起流動,當下的情緒無法處理好,就把我留置在那個時間點,然後一再錯失之後的每一刻。

感覺像把骨牌推倒,倒了一塊,便要滿盤皆落索。有種無力收拾殘局的頹喪。

如果有些事情我不想向誰說明,我希望我能坦白承認原因,虛偽或不夠坦誠並非來自「不說出來」、「有野唔講」,反而是來自,為甚麼不說呢之後那些並不真誠的原因。不說可以因為我怕對方受不了、怕他不開心、不想再把事情搞大……諸如此類。但有時,只是因為覺得沒有必要再去糾纏,是不想說穿,也可能是懶得再費力了,所以沉默。

我喜歡一個坦白的自己,但我常常做不到,因此總有一種看似搞不懂原因的彆扭,如今比較明白了——因為我不喜歡不坦誠的自己,而我常在不自覺時,又撒謊了。知道了是一種澄明,以後,不管別人是否清心直說,我先管好我自己,先坦白吧即使那個真實的想法會叫你多麼瞧不起自己,也得要去面對,之後,再慢慢一點一點變好就可以了。

這樣想時,突然覺得,頭痛減輕了。

(忍不住呼了一口氣)

筆記

[ 溫柔 ]

傳說中的富士山重新開始寫日記,寫在日記簿上,好多想法和感受無法公開與任何人分享,也不用分享,反而需要整理、消化、沉澱。需要獨自去面對,與之共處,彼此互相了解到再無任何誤讀的可能,而寫下來,就是我重新思考一遍和感受一遍的方式。

這兩天都在聽同一首歌,come on come on come on get through it,反覆的歌詞裡有種巨大的力量慢慢滲透到我裡面去。以前這是失戀時聽的歌,現在,是需要力量時的打氣歌。只要一直行走,就會有跌撞,有高低,有喜有悲。而我想走下去。

#筆記

忙著

2762_009

 

覺得自己同一時間在打四份工。有時完全跌入手忙腳亂的狀態,有時覺得節奏掌握得不錯,像在跳著自由的舞,舉手、投足,都覺得自然而美好。
 
忙著的同時,又好想追尋人生意義啦,想做個更好的人,想跟家人關係更好,想跟朋友關係能保持連線,想原諒自己的不濟,想知道如何給人支持,想向人道歉尋求原諒,諸如此類。好像……真的太忙碌了點。這天黃昏回到家裡,只覺頭暈,於是倒在在沙發上,昏睡3小時,睡眠中做了兩個夢,夢中又有夢,最後哭著醒來,發現自己的手伸向了半空。在尋求甚麼嗎?想有人把我喚醒嗎?
 
朋友說不要太在意自己,我想了又想,其實好錫自己跟抗拒自己,一直是同一件事。不夠愛自己才會讓人覺得在苛索與比較。而有時我寫的甚至並不是我,但回心一想,由我出發看見的,當然,都與我相關。因為無法給每個想要關心的人寫信,之前寫了一點甚麼公開貼出來了,結果別人在裡面,也許都只看到了我。
 
能夠知道別人的感受與想法,是很值得感恩的事。朋友對我的好,其一是在於不厭其煩地跟我說話。原來我很怪,也會常常亂講話,但其實一直有人在,即使我這樣,也一直在。說起來雖然老土,但不是不感動的。喂,都不是老馮要留在你身邊的。有沒有這種經驗?有人前來跟你說,覺得你很好的時候,你的第一個反應會不會是︰不是啦我不好啦。而當有人來跟你說你不好的時候,可能第一反應也是否認啊。突然覺得從裡面好像明白了甚麼道理了。
這麼多年來,我留不住的人,請原諒我吧,我從來沒刻意要傷害你們,如果你覺得這種分別讓你受傷,也請想想自身,抱抱不完好的部份。我的反應和你的反應,都在反映我們自身,我想可能就是這樣了。
 
在無法解開那些心結之前,大概一直會有留不住的人從我們溜走,接受那些失去,中間有的可能是緣份,有時靠近,課題圓滿了自然流走,有的分開本身就是課題。以前總是會勸別人,人家不喜歡你就別理他,原來裡面,還有更多要細想的。越是不理會其實會更在意。自在的時候,有時會回想起很自在的時刻,跟快樂一樣,都很短暫啊,但是不會完全沒遇上過。嗯。係囉,咪就係咁。
那天回家去跟父母親和弟弟一起吃晚飯,好久沒有回家,待在他們身邊,會有點不好意思的陌生感,但同時,又有著很大的安慰。溫馨原來就是這個意思。非常敏感的體質,叫我吃了很多苦頭,但可能,這個形象也只是一種想像而已。而且,它一定也有好的一面,只是我一直否認它的好。
 
最近思緒很亂呢,工作的忙碌有時會成為某種安慰,那些任務只要完成了,就是某種圓滿與成就。我喜歡完成工作後的那種圓滿,像在一個to do list上加一個剔的那種暢快,反而對事業沒有太多想法。成功的定義原來真的因人而異。
二十幾歲的時候身邊很多人用各種方法讓我知道,我是個怪人。現在我會想,即使很怪,也希望能做個可愛的怪人。
 
現在先把工作繼續做好吧。明天醒來時,可以去買盆栽佈置貘記,想到這點覺得心裡有種輕快,而希望下週有時間去看看山,或看看海。有時快樂也真的非常簡單,只是忘了要擁抱它吧。
 
#筆記 #日誌

[ 他看戲也一個人看 ]

42769800771_29a9f7cb5f_o

最近有這樣的感覺,身邊的朋友們,都在經歷一段重要的會迎來巨大改變的時間。不容易,也有很多難關,並且非常痛。是的,就是會很痛很難捱下去覺得這一次,好像要比過往每一次都艱難,然後也許,會無法過關。一直貼著那「可能無法過關」的緊張感與焦慮來生活,甚至陷進裡面了。

我是這樣。也不需要再否認,覺得不必強笑然後跟別人說我很好,沒事,不用擔心。更貼近真實的演繹大概是,我不是很好,有時狀況實在很糟糕,但是我也一樣沒事,不用擔心。我願意把這所有視為一個過程,和一種經歷。需要用時間去體會,需要感受其間的高低與起伏。起落都自然,那就不致於以為我會出甚麼狀況。

如果一直以來把很多責任扛在自己肩上,那就盡量學會,把肩上的所有仔細分類,看看那本來是屬於誰的,到底來自何處。是愛還是責任?(可能是窮!哈哈)也許是自卑也許是無法愛自己,也許是對人的不信任,也許是紮根很深的恐懼。如果一直覺得身處谷底才能帶來更好的創作,那就試著突破那個心理關口,快樂跟創作本來並不抵觸,而創作甚至是快樂的根源,只是快樂總是很快就會完結,「快樂」與「快落」同音,總覺得滿有意思的。如果發現自己的能力根本不如想像那麼高,那就去把自己再攤開一點,看看你期望的自己長甚麼樣子,有時我不過羨慕他人或渴望我也能成為某某,想要像他一樣聰明,像她一樣受人喜愛,像他們那樣輕輕鬆鬆就把事情搞定,做不成他們,我就看不起自己。

有一段日子老是會被人說我太自我中心、自私,只會從自己出發,後來發現,太不在意自己,或太用力不想去注意自己,也是過尤不及,over與不夠,都沒用,都會落得傷痛。不理會的痛會一直藏在裡面發熱,越無視它後來會越痛越來越巨大,大到難以收拾無法面對。我們都必須去走過這些,有人陪在身邊固然是好,看電影《與神同行》時便覺得,啊,死後要接受審判時居然還有人陪著有指引有維護,多好啊,但說到底,真正打開自己去面對時,能看到那一個自己的,始終只有我。陪著我吧,以前會很希望伴侶或朋友能夠一直陪著我,因為我是如此無力與懦弱的人,現在反而希望,我們能互相陪伴,每個人各自走過自己的幽谷,但我們知道一直有人在,即使對方陷落到谷底了,但他也沒有放棄過對我的陪伴,我也一樣。

好聽的話我會說,而最近,不好聽的話我也學著如何去說出口。仍會怕被人討厭,怕被冷落,但我學會了主動去喜歡別人和對人表達情感,如果覺得沒有人會願意聽你內心的說話,覺得不想亮燈但求摸黑中被吻,我想,也許這要求真的太高。沒有說出口的話卻希望被某個人聽見,沒有付出愛卻要求被關心,沒有同生共死的經歷但希望誰也好來救救我(想要當碇真治嗎)。如果最後期望全部落空也合理吧。我其實不需要無條件的愛,我想要的,是能去愛和接受自己是被愛的能力。

一個人去小島避靜專心整理作品,一個人旅行,一個人上課,一個人睡,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看舞台劇,一個人聽著歌想事情。我明明很需要一個人的時間,但以前卻總是無法做到,一直在怕。而最近我終於成為了「看戲也一個人看」的人。我好像有點明白了,我在怕的,是當我只有一個人的時候,我必須和自己一起,跟自己同在,沒有其他人在旁,我失去了觀眾,就無法飾演某個形象某個我,沒有其他目光的注視(或自以為的被注視)只餘下我跟我,我就得去直視我,問我你要在我面前演誰。

原來不過是這樣。

[ 有一些人在夜裡著涼 ]

35272193_2117073985171311_1553861718210248704_o

如果有風,就必須前行
在暗夜裡細聽順行的軌跡
輕微的偏離
有一種不被理解的語言
夢境裡遊歷

有一個世界顯得那麼遠
有一些人在夜裡著涼
披上他人的襯衣
無法被拆解的謎語
剛剛張開的手
手心裡長出花朵
紮根了便會痛
不著地會凋零
如水的涼
如此或那樣
留給後來者可辨的足跡
側臉的剪影
剪開每段糾纏
手與手,足踝與足踝
時間在身體裡流動
空氣裡有樂音
心跳一樣微弱
如果反覆唱頌
同一首歌
在更廣大複雜的意涵裡
剖開一生的闊度
可以翻來
可以覆去
可以重新開始
可以當下終結

如果,我只是說如果
夜裡有風
有著涼的人哭了

0116 20180615
0303 20180615

[ 上一次流淚 ]

8287605451_d794def20f_o

有時我會無緣無故聽著歌就流下眼淚。對,有時真的沒有特別原因,我想那是我內裡一直有待緩解的情緒吧。我可能是個不太會表達情感的人,開心的時候會哭,傷心、憤怒的時候也會哭,有時百無聊賴在發呆,也會流淚。

哭和流淚是兩個概念,我沒有特別要為甚麼哭泣的時候,也會流眼淚,安靜的,平靜的。有時也會無故地激動,尤其突然感悟了甚麼的時候,會為生命而流淚。如果我能有更多不同的表達情感的方式,大概眼淚會少流一些,也不致叫人擔憂或厭惡。

當一個人在海邊住的時候,我會坐在小陽台上,喝一杯冰茶或酒,看著大海流淚。那是我非常私密而珍貴的時刻,不影響任何人,安心的面對自己,告訴自己,我這樣也很好,不用掛心甚麼了。就用最平靜的態度來面對內裡的激烈。

海邊日誌

17013469574_d4a5cfffa8_o

照片攝於2015年的土耳其,在這邊拍下的照片還未沖曬。

因為很想休息,於是訂下了到海邊小屋去住幾天的計劃。原來預算住兩晚,後來訂不到房間,那就住一晚好了,出發前一夜收到屋主的訊息,說中間出了點岔子,問我可以延後一天再到小屋去嗎。計劃一直在改變,上天大概聽見我的請求了,由以為只能住一個晚上,到現在,終於決定留三個晚上。有足夠時間和朋友見面,也有足夠時間一個人,可以把要做的事慢慢地做好,也可以有更多時間坐在向海的陽台上發呆放空。想東想西,也有些瞬間,只是坐著,喝著冰茶,聽著浪不知在想甚麼。

昨晚睡前寫了日記,覺得想要記下此時此刻的一些感受。

===

深夜,海浪的聲音叫人覺得安心。沒有比平常睡多了多少,卻覺得一切很好。

曾經非常渴望能夠一個人住,即使是住在狹小的房間裡。希望能有一扇可以打開的窗,希望能按自己的步調安排日常作息與行程,有自己的空間與生活,順應自己的意思流淚或失眠,不打擾任何人,餓了吃飯,累了躺下來,不說話,偶爾唱歌,頭髮濕了讓水滴落到肩膀上,腿酸了便伸展,髒衣服自己用手洗,塵埃自己掃去。

一直想要出走,大概只是因為,我一直想要回到自己裡面去,想劃出一個時空,陪陪我有過的幻想,或從未被回應的提問。被愛很好,而被愛的方式有很多種,我思考著如何應對,也想著如何愛,這過程可以是平靜的,不暴烈的。我怎麼現在才懂。

本來預算只能留在海邊小屋過一個晚上,突然計劃再三更改,時間更多了,並且接近完美。很多人用不同的方式告訴我,想望是會得到回應的,我總算知道了。感謝啊。

天氣好熱,坐在陽台上汗一直流,但覺得痛快,而且平靜。嗯,這樣多好。

0302 20180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