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風景

因為星座的關係嗎,我總是非常在意,他曾經擁有一段長達14年的關係,而我此前,最長兩年貨仔。我曾經年少輕狂的說過,14年嗎?你和她已經分開了並且看來復合無望,我們有的,是無限。

然後突然發現,我們已經一起十五年,超越了當天的目標,贏左。一直在意一直記在心上,但在真正迎來十五週年的當日,我們卻一同忘記了,那是更高的境界吧,哈哈,我安慰自己說。

一路走來,當然也有風浪,也有無法適應的時候,一樣有過半夜流淚等天轉亮的日子,而不知不覺之間,我們一同跨過了那道界線。至今我仍在思考,愛是甚麼,關係是甚麼,答案仍然不確定,但我知道了喜歡是甚麼,疼惜是甚麼,心動、安慰、愉悅、自在、牽掛、缺失是甚麼。也許我們都還不懂得愛,但我至少知道了與愛相關的許多,這一課,如此不容易,又自然而然的來到了,讓我無可推卻乖乖的領受。

以生命來上的課,以年歲來經歷與驗證。我在此間逐漸老去,一直調整與變化,即使每日走在相同的路上,我的步履卻總在一點一點的變動。而每時每刻的動變,我們知道,最後皆連向心,通往靈魂。

生而為人,如此不容易,每天那麼多叫人撕心裂肺,或醜陋到極點的事發生,每次皆難以承受,但我總會想起,每個與我談及前生與來世的朋友,他們跟我說過的很多話,給過我的很多提醒。我會想,如果我來一趟,是要學會甚麼,我希望,至少能學會看到自己,看到你,見自己,再見天地,才能見眾生。也許今生我連自己也無法看清,但我仍保有當年的好勝呢,今生未及的,我仍有無限,就讓我一步一步來吧,既然沒有捷徑,我也不聰慧,就俯首領受吧。至少,學會喜歡的時候說抱緊,討厭的時候推開,生氣之後去修補,犯錯之後說抱歉。慢慢來,盡可能去感受與體驗,以有涯隨無涯,期望有日能了悟有與無之間的微妙,也期望有日我們能得到更大的平靜,在學習愛的路上,我們目標甚至並不一致,但同行本身,那力量要更大也更實在吧。

我不需要跟你看見一樣的風景,也不需要你明白我的曲折,但我珍惜我們一起的時間,也珍惜我們不在一起時各自獨處的時光。由缺席到存在,即使我沒有邀請你參與每次的聚會,即使我不願意把你拉扯到我的工作場所裡,要你負上所謂另一半的「義務」,但你其實從未缺席我的人生。我有時無法好好跟人解釋清楚這種相處這一種關係,但其實再站遠一點看,根本沒有解釋的必要,於是也沒有在意他人的必要。我未做到的,我會慢慢來,批評或惡意言詞,我現在比較可以承接住然後丟開,我從沒想過會有人質疑我們,但這兩年間我不止一次受到質疑跟質問,我知道他們都沒有資格評斷我和你,我有時只是不甘心被破壞了好心情被傷害所以想反擊,我在學習,你也許不知道但你同時是知道的,我要學會如何用我們的方式繼續我們的旅程。如何在我想要逃走時再看清楚內心多一點,如何在每次痛哭時再了解世界多一點。

親愛的,今生的修行,謝謝有你同行,以後的日子,還請指教。

20190326

[ 更深的海 ]

100250960036

我們總是來不及
如何把日子切碎、攤分
等咖啡的溫度變得剛好
花瓣溫柔落下醃漬成詩
等長髮變短
一覺睡醒
已換的時日
已變色的被單

停止思考儀式的意義
用身體感受存在
讓存在確認身體
重複裡的安定
顏色與氣味
唸誦的節奏
煙渺渺升起
都通向
同一個地方
同一個人

我們總是無法直面分離
那把夢也切碎吧
把夢混和在日子裡
我們就躺著過吧
躺著相遇
躺著寫信
躺著把舞跳完
躺著讀完最後一本想讀的書
躺著揭開所有謎底

陽光總是和暖的
貓是淺淺的灰色的影子
重疊在胸口
睡在髮端
也在腳邊
讓陽光無法再照到那方寸
夢見長長的迴廊
越磨越細的髮尖
已經安靜無聲的痛
音樂讓人變輕
也讓人變得柔軟
念記是我們最後剩下
唯一的重量

充滿了四周
無處不在的
應該可以理解為愛吧
時日以愛的深淺來決定快慢
所以我們總是會來不及
我們無可避免
總是有所遺漏
連痛哭的時間也被錯過
連傷心都顯得太尖銳
即使我們已經如此坦然
卻仍舊無法避開中間的關聯
與年歲無關
總是會這樣
如果眼淚是浪花
結出晶瑩

但如果
如果不哭
是一片更深的海

1037pm 20190306
0300am 20190310

流過

100250960031

有時當我讚賞別人時,卻會反被指出我的不是。例如我說某某做得很好呢,好勤力啊,就會得到回應說︰是你太懶了。我知道那是很輕的一句話,但如果我在意,那就有了重量。

當然我會沮喪會灰,覺得怎麼當我忘記了與人比較時,就有人會來提醒我那種比較的存在,也提醒了我收藏在暗角的委屈。當底氣不夠氣虛血弱時,就容易掉進這樣的深淵,覺得每個人看我,都是一個麻煩,是我不夠好,高攀了太多人,會連累工作伙伴,會叫朋友嫌棄,會令人憎惡到以惡言相向,我是一個醜陋的靈魂。沒有人看得見我用心和努力的地方,也不會有人想要稱讚我說我做得很好,謝謝你的努力。沒有也不可能辯解,不需要也不會有人想聽見,我知道因此我覺得委屈。我稱讚別人,是真心的,但原來我也希望被讚賞,還沒有放下這種期望,因此我覺得卑微,太微小。

情緒低落總是來得非常容易,並且可以一下子走到很遠很遠,遠離了事實也遠離了初心。我大部份時間會記得,要去觀察情緒,但有時我也會忘了,會被它帶著我越走越遠。

我永遠無法全然了解傷害的背後,全部的原因,正如永遠不可能有人會明白,被傷害的一方受傷之重復原之慢。而執著只能自己慢慢解開,甚至不該宣之於口,萬一吐露端倪,就是你看不開、小器、小事化大。漫漫長路,揮之不去的陰影,我但願能夠常常記得,把陰影存起,是要讓我知道實體的形狀,太陽照在我身上,所以才有了影子;影子拖著在身後,所以證明了實質的存在。它們是共生的並存的,不需要想著去擺脫它,也不需要去懼怕它。讓它成為我的提醒,讓它構成了我。但有時我做不到。

有時我會恨破壞我好心情的言行,有時我痛恨人性裡無法根除的醜陋的部份,包括自己的與他人的。光輝美好有時,陰暗醜惡有時。有些話語一直緊隨著我,有些指罵一直傷害著我,如一群憂鬱的幽靈,即使日光穿透窗戶照在沙發上,剛煮好的咖啡升起陣陣香氣,它們的身影有時仍會叫我憂郁。我必須承認,我並非時刻能把它們轉化成叫我做得更好的動力,它們會把我拉走,拖行,令我連過得好,都怕被攻擊,因此漸漸不自覺地,想要令自己過得不好。

一直思考著自身的問題,存在的意義,出現的各種狀況。我不奢求能了解別人,我只希望最後能再了解自己多一點。一直只想著你自己,也是我受過的批評。我仍然在思考這句話的意思,和我即時立即想要表示不同意的原因。而我知道,那其實同樣成為了某種傷害。好吧,必須明白,不能再否認了,否則將永不可能真的透徹。

早上起來先做二十分鐘的瑜珈與呼吸練習,一呼一吸之間世界漸次安靜下來,而雜亂的思緒也會隨之浮現,像飄浮在光裡的細細的塵埃,它們沒有秩序沒有邏輯,那樣輕輕的飄來,有時降落在鼻尖上,叫人發癢,有時墜落在身體,再融入皮膚血管。他們告訴我,讓它們飄盪就好,如水流動,流入、流過,生生不息,都不要緊。重要的是讓它流過去。練習成了我的安慰,晚上無法入睡時,就想想,明天起床我可以做式子練習,可以伸展身體,可以努力專心在呼與吸之間,從一數到十,重新回到那個喧鬧之中平靜的世界。我和我一起,我專心地只是面對自己,坦白而脆弱,誠實而堅強。

我忽然想,對待那些陰影與憂傷,也許也可以一樣,當它們在我面前又再出現,不用擔心甚麼,它們的出現不該成為我或任何人批判我的原因,我就在呼吸之間面對它好了,再不需要把它驅走,就讓它們如同那些紛沓的雜思細碎的塵埃,任它們在我眼前流過就好,它們會降落在我身上,穿透我,但終究會過去,只要我願意。

#修行 #筆記 #練習

[ 他們在對岸等我 ]

100250950008

他們在對岸等我
升起了篝火
等我從過度喧鬧的夢中醒來
等我把信燒完
等我終於記得每次最後的話別
都是愛你的
有時換成
祝好

等我收拾好衣裳與行裝
一雙上山的鞋子
一雙平地行走
等我把一輩子的煙抽完
再把一輩子擠熄
他們在明滅裡幻變
有些人老了
幾歲
有些人看起來
如抽發的嫩芽
當然我知道那是因為戀愛
重疊的,或單向的
不著地的痕跡
後來都留在身上
茂密的刺青與結出的果

他們一直等我
我一直
等他們等我
等待漫長變短
等待快樂變慢
可如果行李到底收不完呢
整個人生該如何
收進匣子裡
然後蓋好,然後關起
換一首無憂的歌播放吧
隨便唱出眾人的心聲
跳一段舞
如果我的貓一直在
如果我愛的人都在

有時我會以為
這所有不過徒勞
舉手、放下、往左、轉右
前進的同時後退
選擇無可選擇的
喝光一生人份量的酒
遇見一生人該遇見的貓
睡很少很少
把睡眠留給以後
在喧鬧裡做過長的夢
一直等待被等待

有時我會以為
我已經錯過揮手的時刻
登上火車的定點
有時我也會錯認
拐轉的彎角
躍下的機會
即使火的意象如此明確
每個傳遞皆精準無誤

然而夢
顯然是另一回事
對岸也是
另一回事

1147pm 20190124

[溫柔]

r001-017

舊詩重貼,新一年將致,願我們都能有一個新開始。愛和恨都reset重來吧,不為甚麼,單單為了讓自己好過一點,也值得。

已經到了
曾跟好些人斷絕來往的年紀
翻開過的書頁
總是帶有陌生感
可以丟掉舊照
與底片
與我無關的玩意
已被遺棄的十年

問題在於
我總是希望每個人都好過
不帶歉疚
快樂無憂
可以伸手摸到背後長出的芒刺
可以在草地上赤足而行不被割損
和愛的人一起等待日出
或雪夜
早上在咖啡的香氣裡梳洗
抱著貓兒柔軟的身體
被微笑打動
流過的汗結成花朵
冬天覺得冷
天空上有雲

我總是想要延長
眨眼間遇見的星河
運轉的陀螺
浮光之間定格的風景
我總是
有我愛的人
於身體無益
卻如此溫柔而接近
我想要的延伸

0443am 20170110

#我寫詩 #poems # #film #ishootfilm #35mm #菲林

[ 給自己 ]

45508157894_90520bd590_o

我想安靜地過活,遠離我覺得並不公允的憎惡、惡意的言詞、難看的姿態,想讓那些目光與焦點別再停留在我身上。我並不完美,但現在的我可以肯定,那些惡言並不公道,我不要去討厭討厭我的人,但我希望我能禮貌地請他(們)離場,離我遠一點,給我安靜的空間。

我有我要上的課,得去面對自己的缺點,也要去面對真正與我合作相處的人,要把話挑明講開,把情緒處理好,把感受說出來。我感謝能有這樣的機遇,讓我有決心改變,但是,我不接受不合理的評斷與中傷——這也是要上的課,不要因為被批評就把自己貶低到泥裡,不要盲目痛哭認定自己一文不值,要找出重點,對,來找出重點——要是你討厭我——裡面有我,當然也有你,來分辨清楚我跟你各自的部分,來梳理好中間千絲萬縷的恩怨愛恨,然後順著條理去理解,去試著了解,能體諒當然很好,即使不能體諒對方,也可以先把自己的部份做好。你可以帶著對一整個世界的不滿來憎恨我,但我不可能以一人之力,應對你對整個世界的不滿。

我希望我能這樣,你也能夠。如果世界上有千百個人,單單挑我來憎恨,來出言侮辱,一定有屬於我的原因,也有屬於你自己本身無可逃避的問題。做個更好的人吧,我跟自己說,也要跟你說。我並不憎恨你,同時也不會去體諒你的處境,我想把你再推遠一些,請你回到你的圈子去,好好生活,我甚至沒有可以體諒你的「資格」。不要因為我看上去懦弱,我有缺點,而把我當作你情緒發洩的出口,不要這樣,對你自己不好,我也不會配合,成為那個角色的扮演者。

當我因為震驚、意外、憤怒和委屈,手抖得無法把手機握穩時,在店裡,剛好有客人叫喚我,那一刻,時間的運行是奇異的,彷彿一下把我拉回現實世界,讓我在手抖著的同時,真實地感覺到自己的存在,我整個人沉重的存在,腳踩在地板上,店門隨時會被推開,空氣裡飄蕩著音樂,地上有堆積的塵埃,旁邊有我已經無力執拾的雜物。這是現實,而那震動與憤怒也是現實,我不能只留在一端,我必須明白,兩端一樣重,是對等的存在。我既好好活著,有我的生活節奏,有我愛與愛我的人,也有一直討厭我恨我,覺得我就是世界上唯一的仆街的人。兩面都是現實。

我在最軟弱時,跟朋友確認了一遍,誰誰誰仍是我的朋友吧。聽起來很好笑,對,我的人生也有很可笑的部份,我是曾經不只一次被絕交的人,也不只一次主動與人斷絕來往。那我應該算是很難相處的人吧,也許討厭我的人會很了解,我被絕交的原因,而我卻一直覺得不明不白,就算大概知道自己差在哪,也無法理解為何會引發那麼巨大的厭惡感。而今年,我總算有點頭緒。

我真的領受了,這些教訓。

我以前以為,是因為我犯錯,我不夠好,我沒有價值,所以我被討厭,直到最近,我才明白了更多更多。不好的、個性太差的部份,存在;打掉牙和血吞的委屈,也有。但在這些以外,我想好好站穩,除了我的部份,也要看到對方的部份。不公允的批評與咒罵,可能來自他的投射,不要把那些陰影都往自己心裡填塞,把他的還給他,收好自己的已足夠。如果有天能再溫柔一些,再去體諒。我不要求自己做到那一步,我希望我能保持不被侵擾,即使你再恨我,繼續這樣,我也能不為所動,只從裡面撿拾你給我的提醒,繼續改我改不完的缺點,但絕不再被那些憎惡的情緒擾亂。我可以做到的,也會努力去做到。

十二月了,就愛回想這一年怎麼過,這幾年只覺得時間越過越快,那就專心在重要的事情上吧,我不夠好不要緊,我知道,我有努力,也處在變好之中。我知道我有,這是誰再討厭我也改變不了的事實。我感謝在與我斷絕來往時,願意輕手一點溫柔一點的,謝謝你們給我的教訓,很痛,但很實在,因為深刻,也真的很有用,效果很強。其實我會常常在心裡請求,請讓討厭我的人過得更好吧,不是因為大愛呀甚麼,而是,比起咒罵與憎惡,我更想自己能變成求諸己的那種人,我不想落入自傷自憐裡,也不希望成為口出惡言的人。況且有些人,我並不討厭他,我只是被討厭而已,哈。

(如何拿捏得宜很難,總會留下陰影有所恐懼,但試著去調整與面對吧。
加油,我愛你,也珍惜你。)

 

[變動的其實是時間]

他們走過很長的路來到這裡
他們翻越過的山嶺終於也給移平
沒有人迎接
蛋糕與鮮花
幻想
有一種光線只夠把自己照亮
而我們迷失在自己的光裡
不思考的人生
不及思考人生的部份
平攤在眼前
撫平皺摺
舒展身上的每個傷口

貓兒翻身
再翻身
翻過了一輩子
順與逆同行
前者是夢後者也是夢
沙發上無止盡的沉睡
身體中央微微發熱
沉迷一種香氣
在今世再遇前生
在沉靜裡領略微小

即使漫長到叫人不忍
他們依舊向前
我們稱之為文明
進步、發展、向上、摧毀
我們命名各種事物狀況
把所有凝定
脫離當下
留下來
存世

然後直到再次被遺忘
然後直到再次被命名
變動的其實是時間
高低與起伏之間的間隙
能穿越也能折返
只是我們看不見
我們捉摸不到

0333pm 20181008

[ 回來吧 ]

眼鏡咖啡

有時會覺得一生實在太短,而一天卻太漫長。

在可以的時候用力擁抱,待在我身旁的,看似伸手可及,但想想,其實我們都跨過了很多很多,才能在這邊相遇,才可以停在伸手可及的位置。還有那難以言說的抗拒的部份,如何不再抗拒被觸及,願意打開,真正渴求活得更自在,抱存希望,記得愛。那些都不容易,朋友給我一句話︰慢慢來,比較快。記在心上,是很大的鼓勵。

即使在最無力的時候,沒有人明白那份孤絕,只是別人眼中的任性,也想要去抱住那份孤苦。抱不住不要緊,想,就很好。有了想像,便已開始接近了,不是嗎。

靈魂如果有約定,希望到後來,我們都能記起約定的初衷,然後好好過完這一生,完滿那份缺失。沒有人能夠填補的部份,原來一直在等我自己歸位。路看似很長,其實距離會在轉念間延長或縮短。我有時記得,有時會忘了。

#筆記

[ 坦白 ]

AA003

有時有些事有對錯,但並不絕對。我是這樣想的,因為所有都在變在流動。但我並非時刻能夠一起流動,當下的情緒無法處理好,就把我留置在那個時間點,然後一再錯失之後的每一刻。

感覺像把骨牌推倒,倒了一塊,便要滿盤皆落索。有種無力收拾殘局的頹喪。

如果有些事情我不想向誰說明,我希望我能坦白承認原因,虛偽或不夠坦誠並非來自「不說出來」、「有野唔講」,反而是來自,為甚麼不說呢之後那些並不真誠的原因。不說可以因為我怕對方受不了、怕他不開心、不想再把事情搞大……諸如此類。但有時,只是因為覺得沒有必要再去糾纏,是不想說穿,也可能是懶得再費力了,所以沉默。

我喜歡一個坦白的自己,但我常常做不到,因此總有一種看似搞不懂原因的彆扭,如今比較明白了——因為我不喜歡不坦誠的自己,而我常在不自覺時,又撒謊了。知道了是一種澄明,以後,不管別人是否清心直說,我先管好我自己,先坦白吧即使那個真實的想法會叫你多麼瞧不起自己,也得要去面對,之後,再慢慢一點一點變好就可以了。

這樣想時,突然覺得,頭痛減輕了。

(忍不住呼了一口氣)

筆記

[ 溫柔 ]

傳說中的富士山重新開始寫日記,寫在日記簿上,好多想法和感受無法公開與任何人分享,也不用分享,反而需要整理、消化、沉澱。需要獨自去面對,與之共處,彼此互相了解到再無任何誤讀的可能,而寫下來,就是我重新思考一遍和感受一遍的方式。

這兩天都在聽同一首歌,come on come on come on get through it,反覆的歌詞裡有種巨大的力量慢慢滲透到我裡面去。以前這是失戀時聽的歌,現在,是需要力量時的打氣歌。只要一直行走,就會有跌撞,有高低,有喜有悲。而我想走下去。

#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