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道別 ]

有被深深淺淺的愛過,當然也有被嫌棄過。

接連幾個晚上在夢裡重遇故人,有發生過的,逐個走進夢裡,多年不見了,我們重遇,在不同的場景裡。

晚上的校園,四週安靜無聲,我們並肩走著,風有點涼,夏季已過,樹影下,片片黃葉。我們走過飯堂,走過游泳池,校園依然保留著舊日的模樣,我想怎麼可能呢明明已經拆毀了的大廈,竟然仍舊原好,一切如舊,美好而不真實,而我在夢裡竟然沒發現這個破綻。

游泳池已經乾涸,我問,那年你真的跑到池底了嗎。他只是微笑,跟我說,我是那時候,他唯一一個,會對游泳池感興趣的朋友,在那個寂寞的冬天,唯有我,會接通他在池底打出的電話,隔著電話陪他觀看夜空中,無法數算的星光。有些事情他分辨不來,我也一樣,但是我始終記得,那年被看透了的感動,也記得,有人任我一直緊握著電話而無語,我想,那是心靈相通的瞬間。

如今我們終於能夠,一起親眼觀看那漫天星光。電話接通了,多年以後,那片風景,在夢裡才終於被接通。

然後,另一夜,場景轉換,在海邊。

浪拍打著堤岸,我和另一個他坐著,背靠高高的石牆,細數不再見面的日子裡,各自的生活,我說起家裡的事情,之前爸爸入院動過手術,時間非常用力地打了我一巴掌,殘忍地告訴我,每個人都會老去,變得成熟之後,慢慢地也會變得虛弱。我在夢裡哭了,然後他說我一直不變的,是愛哭。我說我長大了,也變老了,所以才終於可以和你這樣,平靜的說話,不再口不對心,不再意氣用事,不再用說笑帶過所有本來要說的心事。

我們一起看海。他好像唱起了一首歌,但我已經忘了是那一首,也許他並沒有真的唱過什麼,雖然他的歌聲並不怎麼樣,只是我真的曾經希望,有一天他會為我唱一首歌。於是,在夢裡,我有了這首歌。

第三夜,另一個人,我們相約在街上會合。

容顏在夢裡大概不老,我在夢中想,這些年了,他看上去仍跟當年一樣。我抬頭看著眼前這個人,臉上依舊帶著一副無害而溫柔的微笑,眼睛瞇成線,彷彿隨時會伸手摸我頭頂,對我說怎麼都好,到頭來都不要緊。曾經傷我很深的人,但每次見面我仍是會感到,我心裡確實有如此一個柔軟的部分,即使在夢裡,我也戒不掉,如習慣,始終會對這個人溫柔。我曾經努力想要變得堅硬,不為那微笑所動,不對任何動作折服,不喜也不惡,抹去這份溫柔吧,說不定也可以抹去受過的傷,可以否認有過的感情。

我們再見了,在夢裡,我告訴他,我曾經真的好喜歡你。但我不想再與你見面了,因為我無法確定,會面會否是另一次拐彎的可能,我只想保持現在的模樣生活下去,不需再重回舊時,也不需要再被同一個人觸動。

電影裡常常出現這樣的情節——如果那天你沒有拐過那個街角,你的生命以後會不會,就有了完全不一樣的發展——我一直以為,他就是我的街角,拐過了,就會走上另一道分岔,生命轉向,從此彼此將過上另一種人生。如果說,平行宇宙確實存在,他就是,我希望在某個時空裡,能和平共處好好相守的一個人。

我終於在夢裡,把這番話說出來,也終於可以,在多年以後,用力抱緊他,可以哭,可以生氣,可以原諒。不管如何反應如何激動,皆被允許,充滿體諒。我想要的,或者一直不過如此,不用陪我過日子了,但請讓我正當地哭出來,請讓我可以,把要說的都說出口。

我一直不知道,很愛和很受傷之間是否對等,但漸漸我發現了,所謂喜歡,皆有時限,只有當下,真的只有那一瞬,能獨自永恆。永恆是凝固的,並不一直延續。

我從來沒有這樣坦然面對過的人,為什麼突然都跑來與我見面了。夢醒後有點茫然,然後是安慰和感恩。夢是一個出口,有時也會是一個入口,我在現實中無法做到的事,終於在夢裡得到圓滿。

我跟朋友說,是不是我快要死了,他們都來跟我道別,並且如此的溫柔,朋友說,也許是一個新的階段要來了,一個新的開始將要展開,所以必須先好好道別。2017年並不易過,這是充滿無力感和迷失的一年,在年終的時候,夢給我情感上的總結,我想,那是一種恩賜,讓往事能好好畫上句號,讓我能清空內心的結,以迎接新一年。

雖然那不過是夢,我還是想要把它們記下來,並且好想向每個入夢的人道謝,謝謝你們來了,謝謝你們在夢裡如此的溫柔。

廣告

[ 幾處,或全部 ] 給T

把自己攤開
檢視每一寸皺摺
細微的變動
猶豫的運行
向誰求救
命運的行轉叫人默然
但那首歌,一直在唱
我們期望帷幕降下
有掌聲
至少有終結
但那首歌

沒有被應允過的完結
突然的開始
爾後再漫長地延伸
喝一杯足以解渴的水
吃一口足以充飢的蛋糕
生命被分拆成各樣細節
隨時翻一個身
停步然後等待綠燈

把紙牌翻開
解讀想像中的未來
花結成果,樹長成林
成群的天使翻倒聖杯
一連串星光閃耀
雷擊中高塔
一邊吃著酒
集中討論畫象的風格
回眸的黑貓
赤身露體牽手的情人

不為意象所動搖
絕不坦白,不願意被剖開
以迂迴的方式告白
被迴避的何止問候
還有那深藏的疑慮
一路走來的順逆
剛剛削好蘋果的皮
才發現已經厭倦彼此
一時的歡愉始終值得
過後的卻再不是虛空或無
只有滴過的汗
氧化的身體
只有被換掉的名字
與漸漸行遠的舊人

想像一場未下完的棋
未完
沒有勝負
可以看輕對手
想像一場下完的棋局
曾經策動的計算
曾經的勝利與翻轉
越接近越不可即
越逃避越顯而易見
有時我們的想像

比紙
更薄——

有時我們不過在尋找更厚的一張紙
足以承載一些舊人
足以承載深埋在陰暗裡
被吻過的
幾處
或全部

201712228 0250am

年終

2762_023

每到十二月,wordpress的版面上都會有飄雪的效果出現。我從前會坐在電腦跟前,一直呆望著雪花,十分鐘、二十分鐘、半小時,時間流逝無聲,從天亮到天黑,有時一天就那麼過去了。

但是我已經很久沒有發呆了,腦子裡總有千百個想法在轉動,一念剛滅,一念又起。那大概是我持續失眠的原因吧,腦袋無法休息,只能等身體累極下昏倒。像手機沒電了,那只好強行關機,你有再多的想法,都留待電源足夠時再想下去。可是身體也漸漸承受不了,有時看著我的手機,便覺得自己跟它太相像,那崩裂的邊角,無數刮花的痕跡,長年不休,殘舊而可憐啊,一直操勞著。

電話紀錄了我每天的睡眠時間,打開統計表,可以看到一整個月的睡眠狀況,有時那些數字真的頗嚇人,覺得那樣下去可能會因此死掉。朋友問,手機是如何得知你的睡眠時間呢?我不是很確定它的運作形式,但是不難猜——手機超過幾小時完全沒有被誰動過,也沒有震動的感應,只是安穩地躺在一個平面上,那大概,就是它的主人我睡了的時候。朋友於是笑了,對啊,在這機不離手的世代,我們睡了,手機才有機會睡一覺,聽起來也蠻可憐的。

一年將盡,就會開始反省這一年到底怎麼過,有結交到新朋友呼嗎?上年訂下的目標有完成嗎?或至少有試著開展嗎?看了幾本書?看過幾套電影?有學習到新的技能嗎?有好好經營每段關係嗎?有回家吃飯嗎?對社會有貢獻了甚麼嗎?有和自己好好相處嗎?

然後我又開始問自己,下一年,想要做到甚麼。積極是好的,反思也是重要的,但當問到最後一個問題—–「有和自己好好相處嗎」的時候,我才發現,我總是想很多很多,忘了要給自己休息的時間,忘了安靜的重要,忘了我性急但容易焦躁不安,忘了我需要的,是靜下來,甚麼也不去想,也不去責備自己的不濟。不濟的地方其實也是我本來,值得擁抱的地方,當社會要求我們每個人也要「多功能」、「快靚正」,其實我想更好的對待那不談功利而溫暖的部份,不為甚麼只是想待人和善,與人交談時,希望能在言語間給予對方一個無形的擁抱,我為什麼就那麼看不起自己的這個部份,而只顧把自己標籤成工作能力很低的人。

2017年來到最後一個月,因為太累了,才突然發現,我又忘記了原本的自己,甚至一直在嫌棄她。來年我想,至少要記得,抱住自己溫柔的部份,溫柔而堅定,其實也是一種堅強。

我要大力抱抱自己,希望每個人也記得,要抱抱那個辛勤的自己,別讓她累壞。

關於旅行

2761_036

忘了從那一年開始,每年總會出遊三至四次,有時比較瘋狂,一年出門五、六的也有。而開始經營貘記後,大家都會問我,這次是去進貨嗎?要多久去買一次貨?我都回答說,其實是去旅行呢,雖然也會有買貨的時候。

本質上,我仍會希望自己把行程當作旅遊,而非工作。那是截然不同的兩種心態。為了買貨,還是為了自己。旅行有時是休息,有時是探望朋友,或再次探訪一個地方,也有些時候,旅行就是為了去看看那些未看過的風景,讓自己在一個陌生的地方,更容易地打開心扉,接納新的想法,再重新檢視一遍原來的自己。如果只一心想著買貨,計算生意的營運,其實壓力會滿大的,我發現,我甚至有時會失去本來的審美的判斷。

我心裡知道,自己算不上一個生意人,說是店長,但在經營的,是一個空間,多於一種營生,我還是未學會如何好好計數,未學會如何把生意做得更好。「生意人」於我並非一個貶義詞,而是一個中性的身份的指向。我有時會感到迷茫,覺得自己沒有做得很好,就像我會覺得自己稱不上是詩人,因為我沒能把詩寫得更好一點。

個性是一個決定性因數,能力也是。當然我比較傾向於對個性的尊重——那我就可以放輕一點對自己能力不足的批判了(很會自我安慰)。「做生意好難啊」這句話,這年似乎說得比往時多,那也很好,至少代表我開始正視我多重身份中的店長這個身份了,至少我意識到了,在「生意」那一塊上,我仍有很多不足,注意到,常常想起,會反覆思考,如果往正面發展下去,有天說不定就能有所進步。

關於旅行,我有一個旅伴M,她是我的travel buddy,我們倆常常一起出遊,我老是打趣說,我們不是一起旅行,而是M帶我去。其實這也是實話,我對編排行程非常抗拒,完全沒有天份,也不敢興趣,不是說真的做不來,但我負責的話,會感到相當困難和痛苦。所以既然她不介意,我都會把這部份的工作全部交給她,我負責的……就是準時在機場出現而已,哈哈。旅行前可以的話,我們都會舉辦一次「旅行茶會」,以前旅行團不是都會有這種茶會嗎?出發前與其他團友會面,互相認識一下,聽聽行程安排之類,還會有茶點。出發前,我和M也會特意相約見面,通常是晚上,然後她會給我一次行程安排的簡介,中間如果有甚麼想法,就一起去調整,而我們會把茶換成酒,茶點換成下酒菜。

《在旅行中回憶上一次旅行》是鴻鴻一本詩集的名字,我在多年以後才發現,他的詩影響了我很多,當然這是另一個題目。詩人的敏銳在於,他們總是能用最精鍊的文字,寫出核心。這一句話,大概是每個旅者看過一次,都忘不了的一句。因為我們每次在途上,也在回憶上一次的旅行。我和M都無法躲開這種宿命,在台南時想起緬甸,那同樣細小的機場,奇妙地有著一樣的風景;在日本魚津的溫泉酒店,記起在水見吃過的盛宴,始終對那沒吃完的炸雞感到抱歉;在柏林的天台酒吧吹著風,就想起在浦甘追趕不來的日落;在赫爾辛基的市集,會想起東京的小市集,那次未有買下的水瓶,和後來被打破的杯子。

我們在旅行中花很多時間回憶上一次旅行,然後再花可能一樣多的時間,想像下一次旅行。我喜歡這樣的出遊,過去、現在與未來重疊,在旅行的想像裡,我們把所有溫暖的記憶重新感受一遍,還可以幻想一遍未發生的。

旅行中的狀態也是有趣的,總是覺得難以在生活進行中,思考生活的本質,那麼旅行大概是一個折衷的方法,讓我可以暫時從原來的生活中抽離——只是一種想像中的抽離,我始終活著,也只能一邊活著一邊思考活著的意義——但這種抽離如此重要,換一個環境、身份、位置,去看看自己,或好好抱一下自己。因為是過客,而更放得開,願意與人交談,也因為有時限,而更珍惜每個當下,遇見的人或物,一杯咖啡一口蛋糕,都是珍貴的可一不可再的。

旅行之所以美好,有時大概就是因為,這種可一不可再的想像吧。

 

[顧店日誌︰店長的碎碎唸]

前言︰
已很少寫日記,倒是有時會想寫我的顧店日誌,不若就在這裡寫一下吧。

關於我的店,它叫貘記,大家可以在面書上找到它︰貘記

===

IMG_1008

每到週六晚上,把地方收拾收好,把燈關掉,把大門關上,都會有種想喝一杯happy hour一下的衝動,覺得辛勞了一週,又到休息的時候。

對於幾年沒有全職工作的人來說,在貘記顧店,讓我重新尋回「工作」的節奏,有上班、下班的感覺,原來,這種節奏是重要的,也可以,是愉快的──當你喜歡你在做的事時。

最近有幾個朋友來到貘記,都問我可不可以與我聊聊天。一人顧店的日子,我通常無法專心坐下來說話,都是一邊工作一邊聊,所以偶爾會忘了自己前一句話在說甚麼,也會記錯客人下的單,真是非常不好意思。 不過感覺很多人已習慣店長的冒失(會不會是錯覺)。

常常見雜誌形容一家小店有個性,希望貘記的「個性」不是混亂……和沒有記性吧,哈哈。

有時會聽到別人說,你們現在這種生活方式真好,我也覺得可以按自己的步調生活,是非常好的事,不過那個美好的表象背後,一樣有很多選擇與掙扎,跟大家大概也一樣,只是我現在真的很明白,心裡有篤定的想法時,要做決定,會比較容易。而我也在努力地改變一些舊時的習慣與觀念,都是那些老生常談,我們如何定義「快樂」、「喜歡」、「成功」、「富有」,就會換來怎樣的人生。

當有條件去做選擇時,就做自己感覺對的選擇吧,沒有那些條件時,就創造那些條件出來吧。我發現,我最後能給的意見,其實就不過是這兩句話。或許有人天生條件比較優越(由大眾定義的優越),但我相信,總有些部份,我們可以掌控。不會有天掉下來的餡餅,那就自己親手造一件來吃好了。

我是穩陣派,不會計算之下,還是學會了如何計數,數一數我手上有的「條件」,把不能犧牲的部份寫下來,如果發現我選擇的生活方式,可能損害到我最珍視的人與事,那就重新再來,確保他們/它們不受影響再前行。例如供養父母的生活,又或是不想刪去的,與朋友聚會的時間,還有屬於自己的星期天。甚麼非常要緊,甚麼是次要的,活到某個年紀,大概就有個底了,這些東西的排序會一直改變,如同我這個人,也一直在改變。但排在首位的,我要記得去珍視它們,這一點,將永遠不變。

曾經覺得不好意思與人分享這些想法,因為我不是社會所定義的「成功人士」,但後來心寬了一些,便覺得,我走過的路,有過的挫敗,都有值得分享的部份。我的掙扎,可能正好也是別人的掙扎,即是,我仆過的街,你可能也仆過,咁大家些牙下又無壞。

聽客人說,羨慕朋友可以裸辭,我後來想想,我在這個詞還未出現時,也裸辭了兩次,哈哈。第一次,那時我知道,我的身體與精神都無法再承受下去,我得停下來休息了,戶口裡的儲蓄,大概夠我生活兩個月,那就休息兩個月好了。我不怕會餓死,總覺得到盡頭了就找份兼職好了。於是離開工作多年的公司,那時大家都以為我已有了後路,其實我的後路,就是戶口裡頭一丁點的儲蓄,和我甚麼工作都可以去做的想法。

第二次,比較有計劃了,雖然某程度上也是因為「我頂唔順了我要離開」的念頭,我的身體裡頭有個強烈的想法向我大聲呼喊,問我到底這所有是為了甚麼。每天上班,看著醜陋的事天天上演,不斷質疑自己存在的價值,不斷質疑自己當日做的決定。看著我曾經珍惜的變得支離破碎,那種心力交瘁,真的很難受。有時人到頂了,那個聲音就會越來越響,我不想等到太遲了被自己摧毀掉的時候,才去回應那個聲音。於是我辭職了。然後貘記也正好到了要開始的時候。

一切其實都無法預計,但在不能預計之中,我還是盡力去安排好我可以控制的事情。開店是個有點冒險的做法吧,至今我也不敢肯定我是不是真的能養活貘記,而要貘記養活我,當然,又再遙遠一點(但我會朝著這個目標繼續努力啊)。我不勇敢,要說起來,反而比較務實,雖然沒有仔細的計劃與部署,但仍會有一點計劃,至少我要肯定,我的家人不會被我連累,也要確定我可以養活自己。我慶幸我當時有基本的條件了,讓我少一些憂慮,也慶幸當日朋友逼問我怎麼幾十歲人卻一點儲蓄都沒有,我才開始努力存錢。那筆錢,讓我可以拿來開始經營貘記,更重要的,是叫我感到安心,我要肯定我不管如何也能開飯,才能去冒可能的險。

這大概就是我如何當上一名自由業者和店長的過程了,因為好幾個朋友跟我聊過這個話題,我想,不如也寫出來和大家分享一下。

貘記搬家以後,已越過半年了,感覺到它的運作已漸漸有了個譜,最近又有些新的想法在凝聚,想試試讓更多事可以在貘記發生。希望我想到的事,最後都能做到就好了。大家一起加油吧。

我們如此無用而淒涼

1682_037

題目看來很可憐,但我其實不相信無用之說,有用無用,總要站穩。朋友們,待會見。

===

[我們如此無用而淒涼]

不要在背後唱歌
已經來不及了
才想起那未完的晚餐
呑嚥不下的句點
翻來覆去的判決
永遠的永遠
有一群人站起來
另一群人倒下
親吻最尖銳的刺痛
速度與力度
同樣重要同樣無用
被抱住的時候說你好
被抛開的時候說感謝
每一次每一秒
都記得
再忘卻

來來回回的人潮
讓單數成為眾數
聚合然後分離
玻璃被壓碎的一剎
受傷的總是同一群人
被判定的罪
被錯開的視線
呼喊無用
然而胃會痛
身體會承受
也會滿溢

無語所以睡去
無法被抱住所以有煙
安穩的被舖裡有我愛的人
伸手有貓平順的呼吸
借來的時間
舒適的溫度
倖存者的耳語
吶喊只剩迴響
我們無用而淒涼
在廣場上
在日常裡
走過便利店
等待公車到站
汗一直流
我們回家
我們洗澡
我們吃酒
手指滑過
我們探出
將彼此割傷的利刃

如何分辨方向
在黑暗裡
微光刺眼
我們如此無用而淒涼
呑嚥不下的句點
哽在胃裡
從此
成為倖存者記認的圖騰

0407am 20170816

[溫柔]

24120667576_b6cba7d7c2_o已經到了
曾跟好些人斷絕來往的年紀
翻開過的書頁
總是帶有陌生感
可以丟掉舊照
與底片
與我無關的玩意
已被遺棄的十年

問題在於
我總是希望每個人都好過
不帶歉疚
快樂無憂
可以伸手摸到背後長出的芒刺
可以在草地上赤足而行不被割損
和愛的人一起等待日出
或雪夜
早上在咖啡的香氣裡梳洗
抱著貓兒柔軟的身體
被微笑打動
流過的汗結成花朵
冬天覺得冷
天空上有雲

我總是想要延長
眨眼間遇見的星河
運轉的陀螺
浮光之間定格的風景
我總是
有我愛的人
於身體無益
卻如此溫柔而接近
我想要的延伸

0443am 20170110

棚仔

今天在棚仔擺攤,這是我第二次參加棚仔的市墟,平時也愛往深水埗在地攤上尋寶,這次換轉角色,讓我也來扮演一天小販。

和好友 @soy.sola @study_living 一起擺攤,可以一起聊天說笑互相推銷對方的東西,也有人幫忙顧攤讓我可以溜開去逛一下,很快樂。

這是其中一個我好喜歡的市集,主辦單位都很友善友好,簡直照顧周到,我們的位置會被太陽曬到,主辦就來幫我掛起布幕擋太陽,這天風大,要把布拉緊並不容易,很感激很感激這份關懷,他們更會感謝我們來擺攤。街坊們都很可愛,會叫我們妹妹(大大的感歎號!!!),會給我們很多鼓勵,叫我們俾心機。

趁著空檔跑到棚仔裡買布,布的花式好多,檔主都非常好人,我買的量不多,也不會嫌棄。遇上兩位年輕的女生來挑做晚裝的紗布,那布真的很漂亮,老闆知道她們是學生,本來百二立即減到一百。我問同學仔如果棚仔沒了,她們到哪裡找布,她們說基隆街也有布可買,但特別的布都是在棚仔裡尋,語氣中有無奈也有點徬徨。

這個非常有人情味的地方,為什麼一定要用「發展」和「規劃」來殺掉它本來的生命力?人情發展不來也規劃不到,看到棚仔內的樹,是布販以前落户這裡時種下的,大樹有三、四樓那麼高,看到樹,你會明白,這裡是布販的家,也深埋著他們的根。

我們生活在一個隨時要把人連拔起的世代,到底是在建設還是破壞,我們又到底要用幾代人來付出代價,才會學到教訓。

關注棚仔,請到這裡看看:反對關閉棚仔布市場

不被理解的部分

有時我會想,我在用力做的事是甚麼呢,當不被理解的時候會感到挫敗、失落、無力,會反問自己到底你在幹嗎呢。但是好好消化這些感受以後,就能明白,所有不被理解的部分,才正正反照出我沒有做好的地方。

假如,我沒有走錯方向,表達錯誤,那麼,或許只是仍未夠努力,做得還未夠好,而且火喉未夠而已,只是因為仍在途上,未修成那個果,樹仍未長成。當一切還只是個開始,我想望中的願景還只是一個想望,那株碩壯的樹,要時間去長成,要年月去經驗風霜與陽光,喜樂有時,憂患有時。

想到這裡,就能定下心神,把眼前的功課做好。那個目標始終是不變的,我必需更堅定,可以迷失,可以做得不夠,可以變陣,可以轉換各種方式,但是那終點始終不變。只要它不變,就不用懼怕形式的轉變,也能再放開一點去接受新的遇見,甚至顛覆。

其實我本來,只是想用我所能想像的方式,來傳達善意而已。想像可以有無限的空間,它流動,沒有固定形態。抱緊那個本來就好,其實我總是比我以為的更堅強和有力,我有時知道,有時不知道,連這個部分,我也想好好去擁抱它。

***

2016將盡,和朋友們聊天,說為來年定個目標吧,能做到,就是一種成功。我定的目標簡直是挑戰自己的本質呢,但是,也唯有這樣,才真正值得定為目標吧。要好好加油了。

[記夢]

15068415_10153897983282102_557471924967831621_o

1
用古老的筆觸紀錄風的可能
在平原的遺址
與洪水相遇的數百年前
風是實體
不可能被穿透
溫柔的圍牆
搖動的盆石
堅固的河
流動的山沉沒的星辰
2
城市的不可能擴張
以空空肉身
抱住自由的意志
以透明的杯子
盛戴流徙的悲喜
流動的光
與影子共舞
轉過來,流過去
笨拙的身體交疊
化為微小
湧動的岩漿一直沒有來臨
灼熱的
總是焦躁的靈魂
碎裂的影象是浮雲
是煙的實體
闇黑中的家
留下灰色的輪廓
散開飄揚,一如塵埃
聚集幻化,不斷輪迴
 /
3
睜開眼的眼前
閉上眼的眼前
如果世界失去固定輪廓
如果用感知
堵住所有出入口
將虛無的填滿
將被填滿的清空
一無所有的虛空
無所有的富足
4
夢是另一個現實
夢只是另一個現實
用黑色的布幕擋住
世界的目光
不要說穿
以免出走
防止逃逸
彼此不能交換的人生
以各自的形態畸形地生長
變長
拐彎
在特定或隨機的街角相遇
然後在地圖上
按下圖釘
 /
5
眼前與眼後重聚
完整的假象和煦溫暖
冬日早上
被窩裡一頭熟睡的貓
一個討厭作夢的男人
翻身
唱出夢囈
以呼吸調整節奏
髮稍於是跳動
起伏的床舖像海
湛藍而洶湧的被子
帶我到月球去吧
四處,如此擁擠
容不下一個輕巧的比喻
也不能跳舞
 /
6
在夢裡哭出一座城的崩塌
哭出一個更真實的鏡像
讓失望的人可以失望
讓瞬間的抬頭
被鳥的飛翔擊倒
有一些人進去
有一些人被趕出來
擁抱只代表一個擁抱
或單單不代表擁抱
在碎片中認出初始
在旋動裡停定
前生是今世
延伸的手是他人的
熱茶未涼
毛衣仍未打好
咒語可以被燃點
傷口可以被懷念
 /
來,在現實裡
眨眼的瞬間拍翼
一無所知的睡去
再驚醒
 /
0307pm 20161112 公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