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

24120667576_b6cba7d7c2_o已經到了
曾跟好些人斷絕來往的年紀
翻開過的書頁
總是帶有陌生感
可以丟掉舊照
與底片
與我無關的玩意
已被遺棄的十年

問題在於
我總是希望每個人都好過
不帶歉疚
快樂無憂
可以伸手摸到背後長出的芒刺
可以在草地上赤足而行不被割損
和愛的人一起等待日出
或雪夜
早上在咖啡的香氣裡梳洗
抱著貓兒柔軟的身體
被微笑打動
流過的汗結成花朵
冬天覺得冷
天空上有雲

我總是想要延長
眨眼間遇見的星河
運轉的陀螺
浮光之間定格的風景
我總是
有我愛的人
於身體無益
卻如此溫柔而接近
我想要的延伸

0443am 20170110

棚仔

今天在棚仔擺攤,這是我第二次參加棚仔的市墟,平時也愛往深水埗在地攤上尋寶,這次換轉角色,讓我也來扮演一天小販。

和好友 @soy.sola @study_living 一起擺攤,可以一起聊天說笑互相推銷對方的東西,也有人幫忙顧攤讓我可以溜開去逛一下,很快樂。

這是其中一個我好喜歡的市集,主辦單位都很友善友好,簡直照顧周到,我們的位置會被太陽曬到,主辦就來幫我掛起布幕擋太陽,這天風大,要把布拉緊並不容易,很感激很感激這份關懷,他們更會感謝我們來擺攤。街坊們都很可愛,會叫我們妹妹(大大的感歎號!!!),會給我們很多鼓勵,叫我們俾心機。

趁著空檔跑到棚仔裡買布,布的花式好多,檔主都非常好人,我買的量不多,也不會嫌棄。遇上兩位年輕的女生來挑做晚裝的紗布,那布真的很漂亮,老闆知道她們是學生,本來百二立即減到一百。我問同學仔如果棚仔沒了,她們到哪裡找布,她們說基隆街也有布可買,但特別的布都是在棚仔裡尋,語氣中有無奈也有點徬徨。

這個非常有人情味的地方,為什麼一定要用「發展」和「規劃」來殺掉它本來的生命力?人情發展不來也規劃不到,看到棚仔內的樹,是布販以前落户這裡時種下的,大樹有三、四樓那麼高,看到樹,你會明白,這裡是布販的家,也深埋著他們的根。

我們生活在一個隨時要把人連拔起的世代,到底是在建設還是破壞,我們又到底要用幾代人來付出代價,才會學到教訓。

關注棚仔,請到這裡看看:反對關閉棚仔布市場

不被理解的部分

有時我會想,我在用力做的事是甚麼呢,當不被理解的時候會感到挫敗、失落、無力,會反問自己到底你在幹嗎呢。但是好好消化這些感受以後,就能明白,所有不被理解的部分,才正正反照出我沒有做好的地方。

假如,我沒有走錯方向,表達錯誤,那麼,或許只是仍未夠努力,做得還未夠好,而且火喉未夠而已,只是因為仍在途上,未修成那個果,樹仍未長成。當一切還只是個開始,我想望中的願景還只是一個想望,那株碩壯的樹,要時間去長成,要年月去經驗風霜與陽光,喜樂有時,憂患有時。

想到這裡,就能定下心神,把眼前的功課做好。那個目標始終是不變的,我必需更堅定,可以迷失,可以做得不夠,可以變陣,可以轉換各種方式,但是那終點始終不變。只要它不變,就不用懼怕形式的轉變,也能再放開一點去接受新的遇見,甚至顛覆。

其實我本來,只是想用我所能想像的方式,來傳達善意而已。想像可以有無限的空間,它流動,沒有固定形態。抱緊那個本來就好,其實我總是比我以為的更堅強和有力,我有時知道,有時不知道,連這個部分,我也想好好去擁抱它。

***

2016將盡,和朋友們聊天,說為來年定個目標吧,能做到,就是一種成功。我定的目標簡直是挑戰自己的本質呢,但是,也唯有這樣,才真正值得定為目標吧。要好好加油了。

[記夢]

15068415_10153897983282102_557471924967831621_o

1
用古老的筆觸紀錄風的可能
在平原的遺址
與洪水相遇的數百年前
風是實體
不可能被穿透
溫柔的圍牆
搖動的盆石
堅固的河
流動的山沉沒的星辰
2
城市的不可能擴張
以空空肉身
抱住自由的意志
以透明的杯子
盛戴流徙的悲喜
流動的光
與影子共舞
轉過來,流過去
笨拙的身體交疊
化為微小
湧動的岩漿一直沒有來臨
灼熱的
總是焦躁的靈魂
碎裂的影象是浮雲
是煙的實體
闇黑中的家
留下灰色的輪廓
散開飄揚,一如塵埃
聚集幻化,不斷輪迴
 /
3
睜開眼的眼前
閉上眼的眼前
如果世界失去固定輪廓
如果用感知
堵住所有出入口
將虛無的填滿
將被填滿的清空
一無所有的虛空
無所有的富足
4
夢是另一個現實
夢只是另一個現實
用黑色的布幕擋住
世界的目光
不要說穿
以免出走
防止逃逸
彼此不能交換的人生
以各自的形態畸形地生長
變長
拐彎
在特定或隨機的街角相遇
然後在地圖上
按下圖釘
 /
5
眼前與眼後重聚
完整的假象和煦溫暖
冬日早上
被窩裡一頭熟睡的貓
一個討厭作夢的男人
翻身
唱出夢囈
以呼吸調整節奏
髮稍於是跳動
起伏的床舖像海
湛藍而洶湧的被子
帶我到月球去吧
四處,如此擁擠
容不下一個輕巧的比喻
也不能跳舞
 /
6
在夢裡哭出一座城的崩塌
哭出一個更真實的鏡像
讓失望的人可以失望
讓瞬間的抬頭
被鳥的飛翔擊倒
有一些人進去
有一些人被趕出來
擁抱只代表一個擁抱
或單單不代表擁抱
在碎片中認出初始
在旋動裡停定
前生是今世
延伸的手是他人的
熱茶未涼
毛衣仍未打好
咒語可以被燃點
傷口可以被懷念
 /
來,在現實裡
眨眼的瞬間拍翼
一無所知的睡去
再驚醒
 /
0307pm 20161112 公車上

一程車的朋友


塞車讓人納悶,納悶的人包括我和在我前座的小女孩。

女孩由婆婆帶著,大概還不到四歲,婆婆說冬天,她努力地學習正確發音,凍天同天說了好幾遍,終於說到冬,便自己開心拍手。婆婆陪她冬凍同了一輪,已見疲態,著她好好坐著,要乖,隨即盯著手機看,手指在屏幕上熟練地移動,我偷瞄了一眼,那遊戲叫財神到,卡通造型的財神,正喜氣洋洋地向著我們咧嘴而笑。

婆婆專心打機,小妹妹納悶著,於是我們開始玩起無聊的遊戲,用食指和中指扮成雙腳走路、點蟲蟲、不作聲扮驚訝,不管怎樣無聊,她都全心投入,一直吃吃的無聲的笑。我們不知如何建立起這個無聲的默契來,不管怎麼玩,都不要驚動婆婆,於是婆婆繼續投入她的遊戲之中,我和小妹妹投入我們的遊戲裡,有種瞞著大人在搗蛋的快感。

手指玩得差不多了,我從錢包找出發票,動手摺紙,再送她一隻小鳥,小鳥有個小機關,只要微微用力拉動尾巴,雙翼便會拍動。這是我逗孩子的必殺技,幾乎所有孩子都會被打動,果然妹妹雙眼放光,露出好奇與興奮的神情。我把小鳥放在公車車窗旁的位置推向她,她卻搖著手示意不能拿,我望望小鳥又望望婆婆,小妹妹也偷偷瞄一眼婆婆,我於是打手勢問她,不如我幫她先問準婆婆?孩子瞪著眼點頭了,一雙小手互相緊握著。

然後我用盡量親切的聲音向婆婆表明來意,婆婆大概有點被嚇到,但還是答應說好,孩子歡天喜地接過那只小鳥,我再教她怎麼玩,想不到連婆婆也被吸引過來,跟她一同研究起來,放下了手機,也不再只是喝止女孩坐好要乖。

這一程車是一段短短的緣份,我也搞不懂我們怎麼能用手勢和眼神便溝通得來,但那刻奇妙地,我讀懂了她,她也讀懂了我,彼此發放的訊息能準確無誤地傳達過去,沒有誤解,沒有分歧,就是全心全意地想要溝通,然後自然互通。那是多麼美好的時刻,如像一個小小的奇蹟。

心情鬱悶的日子,謝謝這位小女孩,能跟我做一程車的朋友,和我上演一場只有我們能感應的奇蹟,那其實,對我而言,已經是救贖。

[想念的長度]

躺在雲上
撲擊彼此的擺動
身體比雲更輕
重於風
因此停留
在一種信仰裡面
發光的眼睛
像被摔破的玻璃碎片
宇宙的星辰
浮光與掠影
睡眠的瞬間
是人的一輩子

無法預知的承受
與不能承受
想念的時間比生命更長
想念的毛髮終於長在背上
後來,我日夜撫摸自己的眉心
想要撫平的
縐褶洶湧
像浪翻起

 0337am 20161028

中秋節快樂

今年沒有月餅沒有水果沒有燈籠,那就把一直捨不得點的蠟燭點亮吧。從台灣帶回來有沒有半年了,就是一直捨不得,只是把蓋子打開,讓那香味隱隱飄揚在佈滿塵埃的家裡,剛剛點火的一刻,覺得像是一種儀式。

對自己好一點,包括要捨得。中秋節快樂。

被厚待


曾如何被厚待 才證實是愛
看得見 問不來

我記得幾乎是唯一一次我把他弄哭了,是我不相信他有那麼喜歡我。覺得我終究是個過客,是他遊歷時偶爾幸或不幸遇見的風景,轉角就要道別。他哽咽說,他可以想到的做到的,都做盡了,他還要怎麼辦才好。

然後我要自己答應自己,不要再懷疑,然後我們答應對方,有一天如果不愛了厭煩了,一定一定要說出來,未到這一天,我會一直相信,我們是相愛的。

現在我才明白,生命本就是一段歷程,我們其實都是彼此的過客,有時我們可以陪伴彼此一段很長很長的時間,見證一些重要的時刻,擁抱生命裡不圓滿的部分,互相安慰那些缺失。有時有些人,抱住了一塊碎片,卻會被刺傷,需要離開。我終於知道,我不需要完美無瑕的任何物事,我終於明白了,我想要的是怎樣的一種圓滿,那是很多人很多碎片一樣的瑣事結成的總和。能夠有一個人堅定卻又不會完全配合,以他獨有的幾乎是一種信念一樣的姿勢,陪伴在身邊,彼此用時日--用生命,來見證生命,其實是非常美好的事。

所以最近聽這歌,很容易會流淚。
https://m.youtube.com/watch?v=JsvazY1GmBE

提醒

14317472_10153731796212102_2611872072917687529_n

 

水星逆行,跟友人說起,大家隨便也數得出一大堆不如意不順心的事情,聽起來好嚇人,至於心浮氣躁,口出惡言,意見都聽不入耳等等、等等,一說之下,又確是比平常更嚴重了些。只好打趣說,凡是此月不順,皆當作受水逆影響好了,「入佢數」,至少有個理由,可以心安理得一點點。

最近身體異常疲累,終於跑到離島去找朋友,想好好休息一下。在島上,我們慢行散步,朋友帶我去看貓,我們走過神祕花園,破落的老房子屋頂已塌,卻有人把它改建成一座奇妙的花園,貓兒在花叢裡蹲著,朝牠叫喚,牠瞇著眼回頭瞄我一眼,又轉回去,我感到,我們之間,不是人與貓的距離,卻是悠閒與否的距離。我們走過海邊,我說,想給自己一個短暫的假期,找個地方安靜的待著,想寫點甚麼,可能一首詩,可能一篇短的小說,就是很想給自己獨處的空間,不去惦記貘記的事務,放下手作的事,專心寫。然後朋友伸手指向某幢房子,說可以幫我問問屋主,讓我在那個空間裡住幾天。我有點意外,本來覺得諸事不順,其實可能只是我沒有說出來,我想要的,其實早已安排好,只差我開口探問,讓身邊的天使為我引路。

我非常不喜歡向人求助,也不想讓自己的重量成了別人的負累,但是,我要認清的事,就被這種固執屏蔽住了,我以為那是一種美好的堅持,但當它讓我太吃力,以至帶來傷害的時候,我禁不住想,或者這只是一種執念,放不下,放不開,緊緊地拴住,到後來,被拴住的,原來就是自己的脖子。

這天朋友跟我說的很多很多的話,一直在我腦內迴響。

我總是缺乏自信,不自覺或自覺的,我一直在懲罰自己,不讓自己好過,覺得我配不上得到這些或那些,世界紛亂崩壞,老是覺得自己沒有資格快樂,開心過後就有罪惡感,會內疚與自責。但是朋友說,要愛自己多一點。

如果我來這一趟的功課是體驗快樂,享受玩樂,那確實是眾多選項中最難的。想到這是最難的,又覺得,那就好好努力一下吧,如果相信生命有個意義與目的,總不能因為太難就放手不管吧。跨過那些心理關口,也是我必須要去體驗的部分。沒有捷徑,只能一步一步走,走錯了方向,便回身重頭再來,走回頭路也是重要的,記住那種心情也是重要的。

感謝那些散步的時光,感謝海邊一起看閃電,感謝小房子裡安靜無塵的美好,感情小店裡面對老闆的詰問時一同的沉默。感謝總是在我低落時,告訴我,和我一起感覺快樂,我既不是誰的負擔,也不是自己的負擔。

 

 

三年

水見的天空

好像每過三年左右,就會開始重新審視自己,尤其在工作方面,往後的方向該怎麼走下去呢,忠告很多,善良的提醒也很多,但我還是應該先靜下心來,才能更清晰的聽見自己吧。最近就是有點急躁,可是我不適合這種節奏,也不喜歡。深呼吸,調節。不行的話,便繼續深呼吸,再調整。

有時聽見自己說出口的話,才會發現,嗯,原來正在想著這些。從評斷他者上,發現自己真正的想法或意願,也從他人的評斷裡面,發現他人的心事。這種發現,聰明的人或許一早學會,我卻如此遲緩無用,只能在跌撞之間慢慢學懂,深刻的摔倒與大顆大顆掉下的眼淚,都是我交過的學費。不要去羨慕,不要去妒忌,也是年月裡艱辛地學會的。沒有很豁達,但是有點懶有點不在乎,原來這些本質,曾經拯救我離開過很多可能的深淵,沒讓我掉進那些絕望的只有抱怨與憎惡的黑洞裡。

我知道我的不好,知道我有多不坦率多愛偽裝。話總是說得太快,過後才知道,我錯了,或錯過了很多。我希望每次,縱是慢了幾步,我也能在落後裡真正看見自己的心意,明白自己的想法,再醜陋的想法,都得要面向它,不能迴避,不能躲開。如何把憂慮與抑鬱向他人展示,如果無法坦白流露,確實無法同步,而且那差距,會越來越遠,讓我被撕開,讓我們被分開。有時我難於親口承認我是卑劣的、自私的、善妒的,也很難坦然地向最親密的人展示我小器、自卑、不夠自信的一面,我會虛張聲勢,希望用誇張的動作,高亢的情緒,以表演者一樣的姿態,遮掩所有難看的姿勢。縱然我不是不知道,周遭總有人已經把我看穿。面頰上灼熱的感覺,持續的低燒非關體弱,卻源自被看穿了的羞愧。不夠強的人,卻用力呈強,好像真是一件蠢得不能再蠢的事。有氣力的話,為什麼不把自己再做好一點呢。有時我這樣勸說我自己,有時我又會用各種前因後果來安慰自己,放過自己,縱容自己。

每段路,走一會,就會走到樽頸,就會有懷疑,也會有鬱悶,我明白。雖然明白沒有讓我少走一段陰鬱的路,但是卻能讓我看見遠處可能的豁然開朗。至少,我相信我走過的路,我相信,我仆過的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