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耳朵完全壞掉以前 ]

68649467_2394123484133025_3778501674839048192_n
最初他們把門關上
後來,門一直大開
卻不歡迎進入。
我於是,忘記門的存在
蹲下來,在地上畫圈
默默唸咒
保護受傷的
保守脆弱的。

被喝止
被指責
逃走的人
又跑回來的人
隔著牆為你流淚
你的天真與單純
每個人都說:我謙卑
絕對的語氣是一種暴力
然後我的耳朵
再次痛起來。

雨水會洗去留下過的痕跡
我總會記得
下雨了,被推開的力度
下次就能學會
慢慢地走開
放輕每一步
靜靜地散去
溫柔的默然
讓空白被填滿

學會吧
在耳朵完全壞掉以前。
0242pm 20190720
0306am 20190817

後記:沒有人需要為任何人的情緒負責,所以我寫詩,在非常難過的時候,嘗試默默的寫,來安慰,也來整理,我的靈魂,受傷的部分。

813。機場衝突後。筆記

67892657_10158683102427678_2445238921584443392_o

foto taken by choman

有無人可以轉達?

請前線冷靜,不要同和理非切割。

請衝衝子別輕易被帶風向,覺得後排要離棄前線,然後作出如同切割的行為。真係不會割,點割?我們這邊被不對等武力傷害的程度,根本不容分割。

但要分清楚,賽後檢討我始終覺得是緊要的,檢討、討論咋,不是下定論,更不是批鬥自己人,如有人立心不良,堅持要分要割,冷處理啦,不要墮入對家的陷阱。只會屌但無建設性的post,其實是情緒發洩,一樣,冷處理啦。

也不要只是說「小組討論左膠」,「我屌晒你地老母」、「叫我點冷靜」、「冷氣軍師收皮」,我們在反獨裁反極權,這條路好難行,有人不斷討論,想尋求更多更好的方法,為什麼不?也許前題是,每個人都別要被害妄想症上身,覺得有人在罵自己。包括我啦。

不要留在固定的框框裡,用標籤來想像一個人,我們各自有前一些後一些的時候,互屌的可恨,除了分化,也是限制了我們各自踏前的想像,為什麼要規範我在和理非的範圍?為什麼衝衝子就不能同時會舉牌做道歉?逆權、抗暴,本身就是要讓一個一個人走出comfort zone,做本來不會做的事。

而選擇那一種方式,跟個性、背景、經歷通通都有關係,齋屌不能改變一個人的這些特質,難道你屌完一個跑得慢的人,他就能克服體質,立即識飛?可能的影響反而是,他覺得被排擠了,所以離開隊伍。另一種可能,是被屌之後,他去練跑,假以時日,他終於跑得快了一點,但你得要給他時間,而他,也要夠堅韌。

和理非容易被推走,容易散退,其中一個原因,也許是因爲他們最沒有光環,不被贊同自然容易灰心。大眾的印象是,他們人多勢眾,沒受傷沒被捕,卻最怕死(又其實被捕者裡面,真的並非全都是大眾認知的前線)和理非沒有光環,有時幾乎等同沒有發言權,一旦提出意見,那怕多溫和,都被看成「屌前線」、「與前線切割」。但吊詭的是,正因為門檻較低,所以才會多人啊,不管幾多後排越走越接近前線,都一定是怕死的人會更多的,以「有多不怕死」來決定誰更偉大,是不必要的。

有人會在813機場事件之後,對運動變得冷淡,每次有衝突場面發生之後,也會這樣。而在這時候決定加入的人,也一定會有,比例次次不同。如水流動,也包括了參與者的人數與成份(如果硬要分開前中後排來闡述)。完全切割暫時未太覺得,局部切割的確有,但他們也割不斷的,一樣繼續留意、關心、出post表達想法,他們仍是運動的一份子。少罵大幫忙,要罵罵政權吧。

一些根本條件限制我們都難以改變,包括行動者受的傷,受傷後的情緒,大家接收資訊的方式。但求我們至少,不要拒絕傾計,討論好檢討好,都是一種傾計的方式而已,可能用少一點粗口,有時都有幫助?not sure but it’s worth a try。

昨晚我也有情緒,如果跟朋友說話時,顯得強硬又硬頸的,很對不起。今日做得不好,今晚可以檢討。

我們都付出了很多,才走到這一步。以後要付出的,也只會更多。都是那句,be water,be humble。香港人,加油。

互勉啦,咪互屌了。818見。

註:其實「香港人加油」都好多人屌,但身在某些環境之中,很需要打氣和互相支持,這句話的確是有力量的。

812。筆記

67539161_2370431193042487_2861160835814785024_o
照片來自 立場新聞 

遲了起床,乘巴士往機場去時已晚,路上不斷收到6點清場的消息,但車子一直行進,我也一直行進。與機場相距大概二十到三十分鐘的步行距離時,巴士上其他乘客決定下車,徒步走往機場去,我立即抄起背包加入。

本來沒有路,有人默默的走下去,路就出現了。那風景如此美麗,有時我甚至覺得,那些眾人成一的時候,是神聖的,是我的人生裡最美麗的時刻。

我獨個走著,身後有人叫喚我,是一個帶著孩子的爸爸,提醒我背包拉鍊未關好。爸爸說的是國語,也許是普通話,我當下分辨不來,我問他是要往機場嗎?今天有集會,進去以後離開可能有點難,而且有很多傳言啊。爸爸說,就是想帶孩子看看大家在做的事,他說:「你們也辛苦了,不用擔心我,你們一定要萬事小心!」我接不上話,每次有人跟我這樣說,我就會哭起來,講不出話。

走到機場停車場附近時,突然下起一陣大雨,有兩個小女生沒帶傘,我於是走近她們,盡量把她們罩在我的傘下。問她們有沒有朋友在機場那邊,她們支吾以對,不願透露太多,可能是害羞,我更想是她們危機意識加強了,不願跟陌生人講太多,如果真是這樣,便太好了。

機場內人非常非常的多,我想要跟朋友會合,但手機完全沒有網絡,打電話通訊也非常困難。那時已是五時許,非常接近6時清場的傳言。朋友接到我電話時,講了幾句已斷了線,害大家都擔心了。然後發現,場內有人會特意跑到人比較少的地方,查看網路訊息,再走回人多的地方去傳達。也有人叫大家一定要打開airdrop 方便傳訊。(大家會不會因此都轉用iphone?)

今天流言滿天飛,真實信息也非常多,在現場時,的確會擔心,萬一清場,大家要如何是好?人真的太多太多了,根本疏散不了,很多恐懼與可怕的想像會浮起。我當時心念的是一位懷孕的朋友,我不怕立即會清場,但怕信息太亂,萬一大家一同慌起來,會有推撞受傷的可能。還好她原來已安全,正在離開。之後我雖然跟朋友失聯,但反而變得安定了。

見到遊客在一邊看似不知所措的,就關心一下,他們原定回家的班機取消了,也不知道該如何離開機場,當時消息太多,網絡又失靈,最後建議他們先到旁邊酒店去等一下。我說很抱歉阻礙了你們的旅程,那媽媽說不要這樣說,她說我明白你們在努力爭取。我又忍不住眼眶泛紅。

終於和一位朋友見到面了,再一同徒步離開機場去跟其他人會合,走在馬路上,有司機問要不要坐便車,他默默向每個走過的人舉起寫有「義載」的紙牌。我也留意到有一位司機,本來只是向我們舉姆指以示支持,後來她也開始攪下車窗,問要不要上車,加入了義載的行列。我猜她一定也有過一番思考與爭扎。遇到年輕人往回走,有司機立即告訴他們,傳聞機場關燈了,危險啊。這個後來證實是假消息,但當時,你能夠感受到那份守望相助。真正又一次we connected。

今天最難熬的,是在漸漸遠離機場時,看到的網上對罵。但我知道,要面對的,其實最後還是自己,我為什麼會難過?我如何看待自己的反應?今天有太緊張嗎?有不夠自覺嗎?叫朋友不如撤的時候,是不是做了散水撚。每次、每天,都是面對自己的時刻,都要學習,有時我會感到茫然,有時太難過,但我還是覺得我能夠繼續下去的。

不要被憤怒和悲傷支配,不要被恐懼壓倒,不要忘記愛,所以我更想記下這些瑣碎的片段。香港人,加油。

[ 我們仍然會激動 ]

45508155014_54939be73b_o.jpg

寫完了沙田之後,立即迎來上環36槍和元朗屍殺列車。
大家要保重,要保存的不單是肉身,也包括我們的心。

===

[ 我們仍然會激動 ]

至今,以後,我們仍然會激動
當他們把夢推翻
散落一地零碎的肢體

光亮無垢之地
恆溫的結界
在現實之內
也在現實之外
叫喊迴盪響徹

同時悄靜無聲
如果,話語無法被聽見
如果,畢直的總是被曲解
如折斷的手
被刺傷的眼
如破裂的額角與眉心
血的鮮紅叫人震動
但血總會乾涸
會暗啞
如泥濘
如風乾的肉塊
腥臭也總會成為過去
死者被惦記於是得以存活
生者被摒棄於是終究死去
活著充滿歧義
死亡何嘗不是

而我知道
我們以後,仍然會激動
從天而降的不一定總是希望
我們接住了巨大的悲傷
但我們確實也曾接住祝福
不被歡迎的黑影退去
隨後又如潮水淹致
他們的面目漸次糊掉
他們融入他們之中
怪異的裝備與刪去的名號
群體被推開
又被拉回來
來回之間的地獄與天堂
那個,我們稱之為家的地方

如果家是一個概念
我們也只能是一個概念
我到底無法明白
假如不涉及愛
我們如何能在叫喊中確認彼此
如何能在奔跑裡記得牽手
如何在痛與驚恐之間得到安慰
手與足相連
我們稱之為家的地方
破碎的從來不是那邊、那些
玻璃或尊嚴
威信或高牆
破碎的

破碎的,從來
都是我們。

20190719 0121
沙田是我成長的地方,是我的家。
寫給曾在沙田並肩同行的,我們也許有某些部份破碎了,但我們在一起,就是一個整體。

刊於虛詞︰https://p-articles.com/works/930.html?fbclid=IwAR1Y8kIonBkgqB76Q8cB3bd4gvnOr7Rrqilh32HrJUu4j0g6DydJJ8L89Vc

分秒

47745626112_c9ec084bfe_o.jpg

許多情緒堆疊在一起,有時會理不清裡面是悲喜、擔憂,或是更混雜的甚麼。真的,有時覺得幾乎只能用詩去表達和梳理它們了。可是我根本寫不出來。我愛的人,我愛的地方,我珍惜的這所有。說不出口的難過和傷心,也不敢張聲說「我好害怕」,如果親口說出,就怕會成為事實一樣再也無力挽回。最難熬的,總是等待發落的時間,那麼漫長那麼廣闊的想像空間,最好如此遙不可及,最壞卻能夠無限延伸。

無法入睡時便流淚,或發呆,等待身體再也承受不了便來沉沉倒下。貓兒也許最會讀心,每夜跑來蹲坐我胸口,軟綿綿的,叫我定心的重量,有時輕聲叫喚,近距離對望,要求我摸臉、掃背,再換眉心、耳朵,圓圓的,暖暖的,無法不愛的。也許她沒讀出任何心事,她的存在本來就是具體化的一種安慰,天使是存在的,這個流傳甚廣的都市傳聞,我的貓讓我不得不相信。

我也不知道是如何做到的,能一直不說,不去談及那些交纏與割裂,我以為我需要訴說,但原來,我根本講不出來了,常常話剛到口就吞回去,把一切擠進胃裡反芻(原來胃病由此而生)。沒有聽眾,無人能分享或分擔的部分,有時化身成躲於浴室裡才能流出的眼淚,被壓成很低很低的哽咽,被水沖去的鹽份。有時,是無眠卻睏倦的清醒時刻,乾涸的喉嚨發痛的臉頰。每次看到日光照亮天空,都覺得無助。每次醒來,都覺得費力。等待現在成為過去,明明是正常不過的過程,但當憂傷來襲,無論等待或已成過去,都會叫人害怕,叫人不知所措只能呆在原地。

其實我知道,不管如何我們總是會後悔的,我們總是會來不及,總是無法做得更好。我知道,我都知道,但是,這分分秒秒,都好難過。

六月與七月的夢

45508158844_b4eaf7aeba_o

我造了一個夢。

有天早上,起床後就跑到金鐘去尋人,在那邊遇上很多來尋人的朋友,大家互不認識,我本來有點害羞,就一個人看著電話上的資訊跑了幾圈。後來想想,網上呼籲要有隊友,二至三人一組,於是大著膽子跟看似同路的人搭訕。

那天大部份人以真面目相見,我們沒違法,只是自發想做點事,我也不想引起其他不知情的路人擔心,於是摘下口罩,跟大家一起。

那天每個可能出事的地點都有人守著,我想想,不如舉個紙牌,希望當事人若是路過,就能看見。我跑到文具店去買了紙和筆,寫好了紙牌就立定舉起。看起來也許很膠,老實說,這樣做也需要一點勇氣,但既然人已到場,就試試這樣吧。

大概因為紙牌是個很明顯的訊號,其他不認識的來尋人的朋友,有些走過來問我消息,我其實無法時刻緊貼訊息,心情也不好,真的沒有耐性解答,只能請他們到tg群組去看資訊。慢慢,開始有人問我是不是還有紙、筆,於是其他人也開始寫起標語來,分散在不同位置舉起。

當時我無法確定,留言者是不是想要戲弄我們,我也無法確定,他最後會否被尋獲。每個出來找尋他的人,都背負了很大的風險--我不怕被警察查問,也不怕被cctv記錄了相貌,我怕的是,萬一這是一個玩笑,會不會傷害了大家,更怕的是,萬一我們無法找到他,再發生悲劇時,一股腦兒撲出來尋人的每位,是否能承受那巨大的心碎。

我在中午過後決定離場,身體已無法支撐下去。離去前,我跟身旁的人再說一次,無論如何,我希望舉起的紙牌,即使他沒有看到,也有其他人能夠看得見,出來尋人的每位他人無法識別,但紙牌能叫人看見。至少,請看到我們的著緊與關心,我們都在乎。

我到後來也不知道,那天的決定是對是錯,也許根本沒有對錯,只是一種選擇。朋友著我不要在群組內分享有人想要輕生的消息,這種事,未必每個人都能夠承受。我知道那不是一種責備,當下立即道歉,只有語塞。也許我無法做得更好了,在那個當下,太粗心大意,沒法想到每個人。我想我需要時間自己去面對那些情緒,也不宜向誰傾吐,因為我真的無法確定,身邊誰能夠承受,誰會受到多大的影響。

我學到的也許是,當我們把某件事看得很重要的時候,要盡量記得,那件事可以就是我們最大的盲點。如何能再冷靜一點,也許並不可能,當很著緊的時候,其實就是火力全開全速前進的時候。但要記得,我們總可以把自己拉出來的,沉澱可以快一點,說話可以慢一點。

六月的灼熱,至七月仍舊延續著。夢很長,而夢裡那麼多眼淚和汗水。我不知道夢會不會醒,也許會醒來,看到雨過天青,世界變得更美好,也許,我們都只會碎掉。我不知道,但我總覺得,希望一直就在我眼前,我明明看得見。

===

後記︰感恩當天沒有出事,雖然後來是連串的其他或同類的夢,求求大家,只希望永遠不要再有尋人事件了。

後記二︰後來在77九龍的人潮中,身後有位女生叫喚我,回頭一看,就是那天一起尋人的一位女生。我平常不太會認人,但那天,我立即認出了她。其實我對那天遇上的幾個人的臉,印象非常深,我也不知道為甚麼,也許是,我們已很久沒有以真面目與同行者見面了,那天突然卸下了保護罩,那些面容於是變得份外難以忘記。

筆記 2019年的夏天 日誌
圖文不符

 

20190701

65542083_2363222947223079_6976453062659407872_o

打爆立會玻璃,佔據立會,也許有人覺得太暴力了,還我和諧的香港。

但我看到的,真正的暴力是立會內,被強行通過的每個法案,掏空庫房的假大空,助紂為虐的重建與規劃,被DQ的每個民選議員。真正的暴力是夏愨道、添美道、龍和道、中信大廈等等等等地方,警察暴打民眾與示威者的手段,是150枚催淚彈、20發布袋彈、不肯透露幾發的橡膠子彈;是撐警支持者的肆意毆打與辱罵;是對三名以死明志的香港人的漠視。

我們失去的已經太多。

我願意永遠站在雞蛋那邊,雞蛋有的只是自身,你以為磚塊、雨傘、浮板製盾牌,會比警棍、槍械更暴力嗎?卑省的手段、不公的執法讓我們滿身傷痕,分化不斷,抹黑不盡,太多人願意留在夢幻裡以為一切很好,假裝看得見國王的新衣,但我們真的看不到。

如果說愛這個地方,誰比這群人更真誠和單純?由始至終我們針對的都是暴政,警察以不對等的裝備與武力把我們打倒在地上,而我們連一句「屌你老母」都是不得體的是錯的嗎?不要害怕直面現實,雖然現實那麼可怕,我每天這樣鼓勵自己。如果可以,誰想面對那可怕的暴力?睹上性命一搏,不只是因爲絕望,我更覺得是因為愛啊,我們只是想要保護自己的家園,只是太在乎這個地方。

在電視上看到眾人闖入立法會,感觀上也許很可怕,但是,比示威者更早闖入去的是誰?是隨時改變會議規則,把民選議員踢出局的人。

玻璃碎了也許有人會受不了,但心碎了難道你就不在意嗎?心碎的人從高空躍下,他們心碎了,我們也心碎了。

我們也許會失掉一整代的年輕人,他們以生命來控訴政權的不公,他們用血肉之軀來爭取應有的權利。請睜著眼好好看清楚,這個世代的呐喊,你躲不掉的,再沒有如常的生活了,溫水已給煮沸了,我們每個人,只能好好感受這熱度,看清這所有。

離開現場以後,跟友人在教堂外與兩個女生相遇,我們並不認識彼此,卻擁抱同一信念,有信仰的女生說,我們一起祈禱吧,然後我們在大街上,圍成圈,牽著手一起祈禱。那情景大概有點詭異,但這個六月,更詭異和不合情理的事,我們都見證過了,祈禱啫,why not。我並不知道該如何禱告,我們幾個人,大概更像許願吧,我們一個一個,說出心中所想。那一刻,我的眼眶又再發熱。

也許很老土,但不管別人如何評斷,我始終會記得,所有的掙扎、痛苦與受傷,都源於我們對這個地方的愛。我不奢求每個人都明白,但我希望,每個人都會去試著了解,包括我們的特首。

這是一份起碼的尊重,然而你都不懂。

20190702 0744am

不要死

62366507_2349535861925121_5051224033673084928_o

五年前,我們會說,唔好受傷
今日,我地會話,唔好死
每次講,都含淚

我們立定,他們打下來
我們奔跑,他們打下來
他們在立定、他們在奔跑
同樣打下來
誰能給我答案?
關於公義與愛
關於犧牲
關於出賣與靈魂
關於孩子關於母親、社會
進步與崇高
侍俸神,為自己預留位置
在地,與天國之間留有縫隙
誰來包紮
不住滲血的傷口
黑暗中被追趕
然後大白天他們仍在奔跑
擋住子彈的
總是另一個人的身體
陽光下人臉都滴著汗
無法仔細辨認出的人啊人
也許直到我能把每張臉都記住
叫得出名字
知道他的故事
孩子,你來自那裡,將要往那裡走
先於政權
讓我先記得每個人
先於報導與眼淚

近乎不可能
窮一生的意思
我漸漸了解
不設實際有時最貼近生存
是的,我們開始談論生存的方法了
當我們將無法繼續下去的時候

當我們說,朋友,成為水
不要死。

1247pm 20190613

[ 豆豆詩2 ]

60198174_2326880394190668_5941969614861762560_n

當你閉著眼
再睜開
隔著門小聲叫喚我
當你抬頭
以鼻尖感應
空氣裡的震動
身體微微起伏
做夢了輕聲說話

他們總是說
你的世界就只有我
他們不知道你幾乎就是
我的整個世界
那麼大那麼微小那麼溫暖那麼殘酷
非常非常的痛
也非常非常的幸福。

0410pm 20190509
我愛你。非常的愛你。

#我寫詩

日誌

59444794_2321959854682722_6332635029742551040_o

在短短的車程上睡著了,醒來一刻,以為最近發生的都是夢,以為一切還是跟以前一樣,然後突然發現,這所有,不管你多不願意,都是真的,眼淚於是不由自主滴下。

有時,有時我們都會這樣吧。

#mylifetolive #日誌